URL@智邦生活館: 生活話題

夏目漱石之妻的玫瑰人生  

【作者:DiDi

 

張愛玲說,也許每個男人生命中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紅玫瑰與白玫瑰。但事實上,多數男人遇到的可能是這種情況:婚前,妳是心口上的硃砂痣、床前明月光,柴米油鹽生兒育女後,妳是牆上的一抹蚊子血。

 

看完日本NHK製作的迷你劇《夏目漱石之妻》既莞爾又心驚。莞爾的是道出了多數人婚姻生活的無奈,在理想與現實中吵吵鬧鬧相伴一生;心驚的是大文豪夏目漱石不為人知的一面:大男人主義、專制跋扈、個性凶暴、自私無情、歇斯底里,連孩子們都不願與他親近。雖說他的人格養成與他的童年創傷、躁鬱症,以及後天的胃疾有關,但很難想像寫出《我是貓》《少爺》《三四郎》《虞美人草》…的大作家與心中的形象差異甚大。

 

2016年是夏目漱石逝世100周年,日本NHK電視台為了紀念這位印在千圓日幣上的國民作家,推出了一套四集的迷你劇。改編自夏目漱石的妻子夏目鏡子的回憶錄,從妻子的視角,解讀兩人從相親、結婚、丈夫留英、寫作成名、疾病困擾的一生,當中融入明治維新、社會主義崛起的時代背景,從大師的家庭和婚姻生活切入,提供讀者更多的觀察面向。

 

這位漱石之妻有「惡妻」之名,但看完這齣戲可能會有所改觀。夏目鏡子出身於明治時期的豪門千金,少女時期熱中占卜算命,個性爽朗直率,放聲大笑不拘小節,與日本傳統女性端莊賢淑的形象大相逕庭,但也因這些特質,吸引了性格互補的夏目漱石。豪門千金生活優渥、不善操持家務,再加上平日喜歡睡懶覺,早上總是爬不起來幫先生料理早餐和中餐的便當。貧賤夫妻再加上兩人個性不合,生活總是苦多於樂。即便如此,妻子還是一路相伴深受躁鬱與胃疾折磨的作家老公,用她的韌性與任性,一肩扛起風雨飄搖的家。

 

所謂的「惡妻」,若以現代觀點來看,是有主見、有個性、不委曲求全、為所應為的真女人。我喜歡戲裡的一句對白,只要是人都有個性,女人當然也不例外,正因這些形形色色不同的個性,造就了美妙的生活。從老公心口上的硃砂痣到牆上的一抹蚊子血,女人要歷經多少的婚姻磨難,從紅玫瑰變成黑玫瑰。沒有女人天生願意當女強人,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而是家裡的那個男人永遠床前明月光。

 #夏目漱石我是貓

 

 

 

 

 


文章來源:DiDi文字詩流域 (已授權)
作者介紹: DiDi

 

 


作者相關文章



台南的町家


愛畫畫的美少女:寶釵與惜春


幸福系小甜點


夏目漱石之妻的玫瑰人生


好好說再見


防疫在家畫畫最好


你我的樣子


粉紅泡泡滿滿


人生像一列行駛的火車


百水公寓 Clubhouse


建築一幅好油畫


油畫的儀式感


金華街老屋顏


畫我兒樣


台東龐克小白屋


愛自己,最王道


童戲


榮格心理學


十月寒露


蕭紅的黃金時代

分享至FaceBook

0 comments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

You must log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