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L@智邦生活館: 生活話題

幸福蛋糕店  

作者:阿保  圖:pixabay

 

strawberry-pie-3140025_1280

星光微稀、北風冷冽,在四維路上,一對母子正提著行李在路上走著。

小志:「媽媽,我們特地從台南來找爸爸,但為何奶奶要把我們趕走呀!」

媽媽:「小志乖,因為媽媽不是爸爸的真正的老婆,你也只是個私生子,當然爸爸他們家會不歡迎我們。」

 

小志:「媽媽,什麼是私生子呀?」

媽媽:「這個…等你長大就知道了。看你很冷厚?來,媽媽的外套給你穿。」媽媽蹲下來把外套掛在小志身上。「走累了嗎?我們要先找地方住,明天再回外婆家。」

 

小志:「我不累,但我肚子好餓喔!媽,你快看這是什麼?」小志趴在一個櫥窗,櫥窗裡的架子上,擺滿了許多顏色造型各異的蛋糕,在黃色鹵素燈光照耀下,更顯晶瑩美味。

 

小志:「媽,這些蛋糕看起來好好吃喔,我們可以買2個當晚餐嗎?」

媽媽拿出錢包,看到裡面只剩下400多元,想到明天要回台南,可能車錢都不太夠,等等去住宿也要用到錢,現在這情況還是省一點好了,怎麼還能吃這看來很貴的蛋糕呢?不過,看到小志渴望的表情,就想還是先進去看看價錢,反正就跟他買最便宜的就好。

媽媽:「好,小志!我們就進去看看吧!」

 

叮鈴!門口的風鈴發出聲響。

「歡迎光臨!」店內服務人員親切有力的打招呼,讓剛走進來的母子著實嚇了一跳。

「哇!好漂亮的蛋糕店喔!」

「是呀!台北的店果然很與眾不同」媽媽一進門,就看到店裡的巴洛克裝潢,所有盛蛋糕和麵包的,都是高級的銀器,在水晶燈光照耀下,更顯金碧輝煌。蛋糕店正中央有一白色立式水池,紅黑色的金魚優游其中。水池旁有一些植物造景。水池後有一大廳,狀似歐洲城堡建築,大廳上有一些桌椅供人飲食,但現在晚上八點居然一個客人都沒有。看來這不只是個蛋糕店,也是個餐廳。餐廳的左邊是收銀台,一位穿的黑底鑲白蕾絲邊的小姐站在裡面。媽媽環顧四週,除了訝異它的裝潢之高級外,更驚訝這外面看起來小小的蛋糕店,內部空間居然大到如此地步。

 

「媽!你快來試吃這種蛋糕,超好吃的」小志拉著媽媽的衣角,把她的思緒拉回來,小志正拿著一根牙籤插著一塊綠色奶油蛋糕。

 

「這個是抹茶慕斯蛋糕,我們店裡的招牌之一,沒關係!你們可以多吃一點。」一個穿著白色中山裝的老者微笑說著。媽媽上下打量這個頭髮灰白,臉上佈滿了歲月的滄桑,那上鉤的嘴唇,似有魔法般讓人覺得很慈祥溫暖。但是,他那套中山裝實在跟這歐式裝潢的蛋糕店,非常的格格不入。

 

「媽,這個也超好吃的,你也來吃吃看。」小志嘴巴動個不停,把每個試吃的蛋糕麵包都吃過一遍,但很奇怪的是,無論小志他怎麼吃,還是覺得都吃不飽。

 

「小志,你這樣一直吃也不行,你看喜歡哪一種蛋糕,媽媽等一下買,我們回去再吃。」

 

「嗯!好好好…」小志一邊考慮要買哪一種蛋糕,嘴巴還一直動個不停:「就這個好了!」小志指著一個草莓優格蛋糕。媽媽看一下價格,差點沒昏倒:8吋 要2000元。

 

「小志,這個蛋糕有點貴,我們…」媽媽用眼神向小志暗示錢不夠,但平常觀察入微、善解人意的小志,這次居然孩子氣的耍起性子:「我不管不管啦!反正我就是要買這個蛋糕。」

 

那位老者也來幫腔:「嗯!我看這位弟弟好像真的很想吃這蛋糕,這樣好了!我看你們也是從外地來的,我就算你們便宜,1500元如何?」

 

「耶!謝謝爺爺,媽媽快買快買!」小志拉的媽媽的手。但媽媽還是面有難色。

「可是…這個…」雖特價1500元,但還是覺得很貴,本來今天預算只有500元而已耶。但媽媽看到興奮的小志,微笑的老者,再看到那閃閃發光的草莓優格蛋糕,最後決定了:「好!麻煩先幫我包起來,請問最近的提款機在哪裡?」

 

「抱歉,我們這附近沒有提款機,你要領錢必須過前面兩個路口,路口旁就有一台提款機了。這樣好了」老者從櫃檯拿了一張名片,直接在名片上的地圖畫提款機的位置。「這個黑圈圈就是提款機,你領完錢再來拿蛋糕就好。」

 

媽媽看著上面的地圖,翻過名片看到一個古城堡logo的店名:幸福蛋糕店,下面還有電話地址。看完名片,就把它放到口袋。

 

「小志,走了!我們先去領錢,回來再買!」

「媽媽,你去領錢就好,我在這裡等你」說完就用力的吸一口飲料,剛剛一位女服務生拿給小志喝的。

 

『真是會作生意的蛋糕店呀!』媽媽在心裡嘀咕了一下,就出門了。剛走出門口,忍不住向後望一望,店上方的『幸福蛋糕店』的霓虹燈轉個不停,但外面怎麼看,都覺得這店不算大,但裡面空間居然大到這種地步。

 

後來,媽媽就過馬路,到第二個街口的提款機領了錢,就回來買蛋糕了。

「咦!我記得是在這裡沒錯呀?」媽媽感覺他好像迷路了。他再走回提款機,再照原路走回來,只看到原來蛋糕店的地方變成一個停車場,根本沒啥蛋糕店的蹤影。

 

媽媽想到小志還在店裡面,就非常緊張。「小志小志!」媽媽慌張的在街上遊走,急得眼淚都流下來了。突然看到有兩個巡邏警察,趕緊跑去問:「警察先生、警察先生,請問這附近有一家『幸福蛋糕店』在哪裡?我的孩子在那個店裡…」

 

警察看到這小姐很慌亂的樣子,也嚇了一跳:「小姐小姐,你冷靜點!我們這裡沒有什麼幸福蛋糕店呀?」

 

「不可能不可能!我有看過他的招牌和名片,阿名片」媽媽趕緊摸摸右邊口袋,啊幸好名片還在,但一拿出名片,媽媽卻茫然了,名片上面根本不是寫幸福蛋糕店,而是寫著:陽春魯味。

「喔!你是要去陽春魯味呀?那你走錯了,陽春魯味要過中興路右轉,走路約15分鐘就到了,你要不要我們帶你去呀?」

 

「喔!謝謝,不用了!」媽媽茫然的離開警察,想到唯一的骨肉居然這樣莫名其妙的被“綁架”,忍不住悲從中來,在街上大哭起來了。「小志小志,你快回來呀?我求求你們放了我的孩子,我只有這一個小孩呀?求求你們呀!我..我跟你們磕頭!求求你們放了小志」媽媽的磕頭聲在夜裡迴蕩,額頭上的血水已經和淚水混在一起,分也分不清了。

 

 

**********************************************************

「嗯!奇怪,媽媽怎麼還不回來呀?」小志坐在蛋糕店門口的階梯上,看著對面馬路,他很後悔自己為何這麼愛吃,才會讓媽媽生氣吧!

「弟弟,你媽媽還沒來喔?」老者慈祥的摸著小志的頭。

 

「對呀!爺爺,那個提款機會很遠嗎?不然媽媽怎麼去這麼久?」

「不會呀!會不會是路上有事耽擱了?這樣好了,爺爺帶你去找媽媽好了。」

「可是媽媽如果回來找不到我怎麼辦?」

「弟弟好乖!不用擔心啦!爺爺已經轉告服務生,說看到你媽媽就叫他在店裡等。」

 

爺爺帶著小志在街上找媽媽,但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小志在想會不會因為剛剛一直吵要買蛋糕,讓媽媽很生氣不要他了,真是越想越難過,忍不住就哭了出來。這位爺爺也很奇怪,非旦沒有安慰小志,還一直加油添醋說小志剛剛的行為真的有點任性,如果我是你媽媽,我應該也會把你拋棄,小志哭的越來越大聲了。

 

「好啦!不要哭啦!這個蛋糕給你吃,趕快把眼淚擦乾吧!」爺爺把紅豆克林姆蛋糕放在小志面前,此時小志只想到媽媽,根本就吃不下。

「哎呀!真可憐,這麼小就被拋棄!」

「對呀!我如果有這麼可愛的兒子,我才不忍心拋棄他呢!」

店裡的女服務生也你一言我一語,好像就斷定小志是被拋棄的。

 

「弟弟,不要哭啦!不然你現在就先住在這裡,你媽媽如果來,你再跟他回去。住在這的好處就是所有蛋糕都隨你吃,但是唯一的條件,就是你也要幫店裡工作,可以嗎?」

 

要是以前,能免費吃到這麼多蛋糕,小志高興都來不及了,但現在也只能答應,因為他也沒地方去。

 

爺爺看小志點頭,就幫他擦乾眼淚說:「好!但是我現在要先帶你去見我們店長喔!他叫曾老闆,人很好喔!他一定會喜歡你的,走!他就在餐廳。」

爺爺牽著小志的手,走到後面餐廳。

 

奇怪,剛剛不是才出去一下,怎麼餐廳都坐滿了人,而且還很吵,不知是不是剛剛太難過沒聽到?小志看著每桌的客人,都是穿西裝宴會服,感覺每個人好像都大有來頭,跟爸爸他們家一樣。

 

爺爺帶小志走到最後一桌,小志見到有一個穿著黑西裝,留著鬍子的人正在吃牛排,但小志想要看清楚他的長相,卻很困難,因為他鬍子上面的臉好像被一些烏雲遮住,都霧霧的,但卻又能感覺到他眼睛的存在。是燈光嗎,還是自己眼睛有問題呀?小志揉揉眼睛。

 

爺爺招呼小志坐下,前面的曾老闆放下刀叉,身體向前傾,親切的問:「弟弟,你被媽媽拋棄喔!真可憐,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好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呀?」

 

果然是燈光的關係,當這個人身子前傾時,小志終於看到他的長相,曾老闆除了有一撮黑白相間的鬍子,眼睛有點大外,其餘的外貌都很平凡,平凡到看過就忘記了。

 

「我我…我叫李仁志,媽媽外婆都叫我小志」

「嗯!」曾老闆身子向後傾,臉上又浮現黑霧,好像陷入沉思。

「好!從今天開始,你就在這個幸福蛋糕店幫忙,但你不能再叫李仁志,以後你的名字就叫:曾‧幸‧福」

******************************************************

 

「做好囉!阿虎快來嚐嚐」幸福拿出刀子把剛剛完成的蛋糕切作八塊,準備請廚師們來嚐嚐。

「哇!真是太好吃了,想不到才一年,你蛋糕的技巧就作的比我和阿德好了,咦!這又紅又紫的東西是啥?」

「這是覆盆子和紅心芋加奶油打成的慕斯,口感很特別,這可是我研發很久的新口味哩!」

「真不是蓋的,對了,這蛋糕叫什麼名字呀?」阿德也來湊一腳。

「嗯!就叫做“返老還童”好了。」曾幸福驕傲的雙手插腰宣佈。

「嗯!好怪的名字,但取了就取了,按照慣例,還是要把蛋糕送到你房間“加料”嗎?」

「阿虎,你是新來的呀?知道還問!」幸福假裝用力的踹了阿虎一腳。

「店長,連爺爺請你到餐廳去!」服務生桂美來通知幸福。

 

 

到了餐廳,幸福看到爺爺正和另一位老人在說話。

「唉!真的沒辦法了嗎?想不到秋子病這麼重!」

「是呀!我跟秋子都已經80多歲了,他以前就身子差,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我只希望,在他今年85歲生日時,能給他好好慶祝一番,但現在,我想應該只能在醫院過生日了。」

「那!秋子他有沒有什麼願望呀?」

「有呀!就是希望能再看到櫻花雨。」

「櫻花雨?你是說你以前在日本橫濱帝國大學讀書時,看到的那個櫻花雨?那不是你跟我們瞎掰的嗎?」

「呵呵呵!想不到你居然還記得,那當然不是我瞎掰的。我就是在帝國大學讀書時認識秋子的,那時我們就是在櫻花樹下認識,結婚時甚至還遇到難得的櫻花雨。後來,我被派到台灣作巡佐,秋子也跟我一起來。」

 

「是呀!你當巡佐時,我才認識你的。」連爺爺幫老人倒茶。

「哈哈哈!的確,記得日本戰敗後,因為秋子喜歡台灣,所以我們也沒回去。剛開始大家都很仇視我們,罵我們日本鬼滾回去,國民政府還把我們列管追蹤,當時真的很辛苦,但幸好有你們這群朋友,我們才能真正在台灣落地生根。」

「是呀!那你有沒有想過要怎麼幫秋子過生日?」

「唉!依他的狀況,是不可能回去日本,而且當初的櫻花樹也不知道還在不在?所以我想就簡單買個蛋糕過過就好了。」

 

「怎麼可以簡單過過呢?」曾幸福走向前,握著老人的手。「你是連爺爺的朋友,我一定會好好幫你太太慶生的,請問他的生日是何時呀?」

「少爺,你這是…」連爺爺想阻止,但卻被曾幸福打斷。

「8月15日」

「好!請你在8月15日晚上七點,把你老婆帶來我們店裡,我也會派人去接你們的。」

 

 

8月15日,一台車子停在幸福蛋糕店門口。

連爺爺和阿虎下車幫忙開門,阿虎推著秋子奶奶的輪椅,後面跟著連爺爺和老人。

「以拉蝦伊媽些」(日語:歡迎光臨!)曾幸福和所有工作人員穿著日本高校生的制服,在門口列隊歡迎,店內已經擺設許多日本裝飾品。

「哇!這是?」秋子奶奶抬頭看著店裡的裝飾,感覺好熟悉卻又好陌生。

曾幸福一歩向前,右掌比著餐廳的方向說:「東西都準備好了,麻煩請往這邊走,鬥肉!(日語:請)」

 

原本西式城堡的餐廳,已經換成日式拉門,地上舖滿塌塌米,餐桌也變成和室桌了。

「上菜囉!」廚師湯米口令一下,一道道日式料理擺上桌。

「謝謝你們,但我老婆現在只能吃流質食物耶….」

「請放心,這個我也有準備!拍拍」湯米拍手兩下,許多特製的日式流質食品上桌。

 

用完餐,就上蛋糕了。一個紫色心型蛋糕,上頭插著85歲的蠟燭,緩緩的端過來。

「老爺爺,這是我特地為你們作的蛋糕,請你和秋子奶奶無論無何都要吃一點喔?」

「喔,是這樣呀?好的。」老人拿起刀子切了一小塊,慢慢的走到老奶奶面前,餵她吃一口,老奶奶看的出來吃得很開心,眼睛一直在笑。

這時,曾幸福打個手勢,所有人都退下,只剩下老爺爺和秋子奶奶兩個人獨處。

 

老爺爺回到座位坐下來,也切了一塊蛋糕吃起來。

「嗯!」這味道酸酸甜甜的,似曾相識的滋味,但總想不起來是什麼?老爺爺看著桌上的蛋糕,突然看到桌上多了許多紅色花瓣。老爺爺拿起其中一個花瓣,看了又看:「這是櫻花瓣?」正準備抬頭看上方,突然看到年輕的秋子奶奶正在對自己微笑。

 

「秋子,這….?」老爺爺嚇了一跳,發現自己和秋子居然在學校的櫻花樹下,原本的和室桌和塌塌米都不見了,變成了一張布墊,和一堆飯團、梅酒…等食物。

 

秋子輕輕移過來了:「杉浦,你在想什麼呀?你畢業後聽說就要派到台灣去當巡佐了耶!這可是很難得的,通常巡佐都是要少校以上才能當,只因為你的成績是帝國學校裡最好的,才破格讓你區區一個少尉去當巡佐,真令人羨慕耶!」

 

「嗯!秋子,這也是我最擔心的,這次去台灣也不知道何時才會回來?我怕到時你…」

「哼!怕什麼?你不相信我呀?你不用擔心啦!反正我會跟你一起去台灣的,我船票都買好了咧!到時我跟我爸說一下,你去哪裡我們都嘛能在一起!」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原本我很擔心哩…」

「啊!不用擔心啦!反正天涯海角,只要杉浦去哪裡?我秋子就跟到哪裡?」

「噓!不要說話,看!櫻花雨又開始下了,小心說話會吃到櫻花,將來就會變成大舌頭。」

「哈!你又在騙我了,討厭啦!!」杉埔和秋子依偎櫻花樹下,讓櫻花落在他們的頭上、身上,和秋子逐漸冰冷的手上。

 

 

中正機場大廳

杉浦爺爺抱著一個小罈子:「那天真的是很謝謝你們,我看到秋子很安祥很滿足的離開。」

連爺爺:「我們老朋友了,你就不要這麼說了,這次你回去日本有何打算呀?」

杉浦爺爺:「我遵照秋子死前的遺願,把她的骨灰分成兩半,一半帶回日本安葬,一半則葬在台灣,秋子說,台灣已經是他第二個家了,所以要我回去日本處理後事後,再回來台灣陪她。」

曾幸福:「嗯!那杉浦爺爺你要早去早回喔!想吃蛋糕可以隨時來找我唷!」

杉浦爺爺:「謝謝!我會的。老實說,你做的蛋糕真的很棒!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當我吃第一口蛋糕時,突然發現我和秋子都變年輕了,還看到了學校的櫻花樹耶!」

曾幸福和連爺爺面面相覷,異口同聲說:「那保證是錯覺!」

***************************************************************

叮鈴!門一開,一個男子衝到櫃檯。

「幸福幸福,這次我的幸福都要靠你了,你一定要幫我啦!」

「等..等..等一下啦!你拉著我的衣領我怎麼說話呀?是什麼事呀?」

「就是婉茹他爸爸呀!原本還很喜歡我,但最近他知道我是外省第二代之後,就不許我和他女兒在一起了。」

「好好!宗榮你先不要急,坐下來慢慢說。」幸福拉著宗榮到餐廳坐下。

 

「宗榮,現在是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有人在分本省外省呀?」

「就是說呀!婉如他爸爸就是這樣老古板,在他知道我是外省人之前,還不是很喜歡我,怎麼一知道我外省人身分,態度就變這麼多?難道祖籍身分就可以判定一個人的好壞?或是對他女兒好不好?這根本就是以偏概全嘛?」

 

「宗榮,我覺得事情應該沒這麼簡單,你有問過婉茹他爸為何這麼討厭外省人嗎?」

「是有啦!婉茹說他爸爸以前的恩師,在228時被認為是情報犯給槍斃了,爸爸因為跟老師走的很近,也受到了無妄之災,在牢裡蹲了10年,後來才發現是誤會一場。而且他爸爸好像很尊敬那個老師,出獄後沒有替自己申冤,反而到處為老師平反,但好像沒什麼效果。」

 

宗榮說到一半,突然跳起來。

「幸福,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你可以幫我做一個蛋糕,中間要挖一個洞裝東西」

「挖洞?要幹嘛呀?」

「因為我要在蛋糕裡塞這個!」宗榮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色盒子。

「這是什麼呀?」幸福有點摸不著頭緒。

「沒啦!後天就是我和婉茹認識10週年,我買個蛋糕慶祝,而且在裡面偷偷放戒指,好當天就向她求婚。不然最近她爸追的緊,我怕夜長夢多,乾脆就先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她爸也不好拒絕我了,哈哈哈!」

「可是,這樣好嗎?」幸福有點猶豫。

「猶豫什麼啦?你只要做你的蛋糕就好,其他的我來處理。」說著就把戒指盒塞到幸福手裡。

 

「嗯!好,後天你就來我店裡拿蛋糕。來時跟櫃檯說你要拿“寬恕包容”蛋糕就可以了!」

「喔!幸福你也幫幫忙,不要替蛋糕亂取名字好嗎?“寬恕包容”蛋糕咧?我又不是要去參加基度教的彌撒。」

 

 

二天後,亞妮爾西餐廳。

宗榮:「婉茹,今天是我們認識10週年的紀念,我特地請幸福幫我們做一個蛋糕喔!你快打開來看!」

婉茹:「嗯!宗榮,你是不是又有什麼鬼點子呀?」邊說邊拆蛋糕繩。當蛋糕盒子一打開時,婉茹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因為這蛋糕是以宗榮和婉茹去峇里島旅行的照片做成的,上面還有宗榮穿草裙的逗趣模樣哩。

 

「宗榮,你真貼心!」

「哈哈哈!應該的啦,來,我幫你切蛋糕!」宗榮真想不到幸福會做這樣與眾不同的蛋糕,看來幸福收買人心的功力不在我之下嘛!

恰!一聲。宗榮知道已經切到戒指盒了,但現在還不是時候,下一階段再讓她驚喜好了,接著就切邊邊一塊蛋糕給婉茹吃,自己也跟著吃一塊。

 

吃到一半,突然一個人影衝過來。

「好呀!我就知道你在跟他約會,婉茹,我不是警告你不准再跟他交往了嗎?」

「爸!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宗榮他有什麼不好,他起碼對你女兒很好呀?你為何就不能讓我們在一起?」

「你你你…你說什麼?你不知道爸爸以前被他們外省人害的多慘嗎?連你媽媽和我的老師都…」

「那是你們前一代的事,關宗榮什麼事呀?宗榮,你不要只在旁邊看,你也說說話呀?」

 

「阿建,你說的對,我們的確被外省人害的很慘!」宗榮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聲音也不太一樣,讓阿建父女嚇了一跳。

「宗榮,你怎麼了?你中邪了喔?你不要嚇我耶!」婉茹搖著宗榮的手,但宗榮依然不為所動。

但阿建爸爸卻已經淚如雨下,身體跪了下來,口中唸唸有詞:「老老老…老師!」

 

宗榮走向前扶起阿建,用一種威嚴又溫柔的聲音說:「阿建,你好嗎?」

阿建:「我我我,我很好,老師,你呢?」

宗榮:「我也很好呀!你的事我都知道,你的恨我也清楚,但是從前的恩怨就應該把他留在從前,不是嗎?」

阿建:「對,可是我實在嚥不下這口氣,他們差點害我家破人亡,又把老師你給….」

宗榮:「嗯!但歷史最後也已經還你公道不是嗎?228紀念公園也建了,他們也道歉了,我們應該向前看,仇恨只會消磨自己的生命的。你難道還想把自己的不幸,加在你女兒身上嗎?」

 

阿建:「可是我…」

宗榮:「現在你女兒需要的,是可以對他好,可以照顧他一輩子的人,現在她已經找到了,但如果因為他的省籍問題而讓你女兒失去幸福,將來你一定會因此終身遺憾的。」

 

 

叮鈴!門一開,一個男子衝到櫃檯。

「幸福幸福,這次我的幸福都要靠你了,你一定要幫我啦!」

「怎麼啦?婉茹他爸爸還是不肯接受你喔?」幸福感到很疑惑。

「這次不是他爸爸,是婉茹啦!」

「好好!先不要急,坐下來慢慢說,婉茹怎麼了?」

 

「就那天我在餐廳跟婉茹吃你那個蛋糕,後來他爸突然衝進來,我們三個就開始爭吵,我是也有參與爭吵啦!但我卻不記得跟他爸說什麼,只是又扶他又拍拍他肩膀,他爸接著就大哭起來了,後來的事我也不太記得了。但往後幾天,婉茹都不理我了,說我什麼中邪了。會裝另一個人的聲音,叫我去收驚,還說她要考慮要不要跟我在一起了,幸福,你說這該怎麼辦呀?」

 

「ㄟ!這我也不知道耶,宗榮你鬼點子最多了,你有什麼辦法嗎?」

「啊!有了,上次你做的蛋糕很有效,讓她很感動!這次我決定要比照辦理,再來做蛋糕。」

「但是那個照片蛋糕很花時間耶!而且你也知道費用不便宜喔!」

「幸福,你誤會了,這次我不是要做照片蛋糕,我是要做“人型蛋糕”高度要跟婉茹一樣,165公分高」宗榮還比出高度。

 

「人型蛋糕!?這太難了吧!而且我們師傅們也沒做過,不知道行不行。」

「哎呀!一定行的啦,我知道幸福最厲害了,就這麼說定了,照片放桌上,下週我來拿5個婉茹的人型蛋糕喔!」接著又一陣風的離開了。

「喔好!什什麼,“5個”!?」幸福此刻的心,一點都不幸福。

********************************************************

最近幸福蛋糕店的生意變得很差,幸福找櫃檯桂美來問問:「桂美,我們最近店裡的生意怎麼變差了?」

 

桂美:「幸福少爺!你不知道嗎?是因為前面開了一家『唐楓蛋糕連鎖店』,把我們的客人都搶走了。」

「嗯!」幸福到門口窗戶一看,看前面一塊大紅楓葉看板上,寫著『唐楓蛋糕』,店門口排隊排了好長好長,門口還有貼心的工讀生幫忙送試吃蛋糕給這些排隊的人。

「桂美,你顧一下店,我過去看看!」幸福拿起外套,準備外出時。

 

突然,叮鈴!一聲,門開了。一個穿著白色套裝,金框眼鏡,脖子掛著珍珠項鍊的一個貴婦人站在門口。

 

「歡迎光臨!」幸福感覺這個太太穿著氣質不太一樣,趕緊招呼。

「哼哼!」貴婦人輕咳兩聲,後面一個20多歲的女子遞上手帕給貴婦人,並向幸福說道:「『唐三采集團』創辦人、『唐楓蛋糕』總裁來你們這,是要找你們店裡的店長,叫他出來!」這個年輕女子看來弱不禁風的,但想不到說起話來這麼跋扈。

「您好!我就是這家店的店長,敝姓曾,名幸福,請問有何指教?」幸福向前行個禮,卻看到貴婦人驚,年輕女子羞。

「你是店長?」貴婦人上下打量幸福,直說:「不可能!我記得當時是一個80多歲的老賊,你看起來最多20多歲,怎麼可能是店長?最多跟我小孩…」貴婦人說到一半突然停下來,再仔細看著幸福。「年輕人,你說你叫什麼名字呀?」

「喔!敝姓曾,名幸福,請問夫人有何貴事?」幸福突然覺得這婦人好像見過,但又想不起她是誰?

「你記得23年前的6月10日發生什麼事?你的媽媽是誰?你在哪裡出身的?你爸爸叫什麼?…」貴婦人突然問了一堆問題,讓幸福感到莫名其妙。

「ㄟ!23年前我年紀還小,不記得當時發生什麼事。我媽媽叫陳雪花,在我出身時就過世了,爸爸是這家店的前店長,叫曾萬才…」

幸福說話的時侯,貴婦人很仔細的看著幸福的眼睛,想看看他是不是在說謊,但看幸福對答如流,毫不遲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年輕人,請問你認不認識一個小孩,叫做『小志』如果還在的話應該跟你差不多大了,他的特徵是左下巴有一顆痣。」貴婦人說著就移頭看幸福,確定一下他下巴有沒有痣。

 

「小志!沒有耶,等我爺爺回來後,我再問問他好了!」

「請問你爺爺長什麼樣子?」

幸福就簡單描述爺爺的模樣,但只見這位貴婦人越聽越眼露兇光,突然「啪!」一聲,用力在台子上拍了一下。

「就是這可惡的老賊,綁架我的兒子,害我辛辛苦苦找了他20多年,你們這家店也真邪門!好像會隨時移來移去,終於。哈哈哈!讓我給找到了,你們這次就別想再從我手裡溜走!」說完話,兩個彪形大漢從門口走進來,站在店裡兩側。店外面,看來也有另外兩個人在看著。

 

「說!那個老賊何時回來?」

幸福一看這貴婦人是有備而來,不敢輕忽「他去日本探望朋友了,可能要下週五左右才會回來。」

 

「好!我就在這等他回來!」那位年輕女子隨即搬出椅子讓貴婦人坐下。

 

幸福看氣氛尷尬,趕緊打個圓場:「夫人,你如果是小孩走失了,應該是要去報案,應該不太適合怪到我爺爺」突然幸福看到貴婦人的憤恨餘光,後面的話就說不出來了。

 

這樣雙方尷尬的對峙一個多小時,幸福忽然靈機一動,拿出店內招牌-草莓慕斯蛋糕,要請貴婦人吃。

「夫人,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本店的招牌-草莓慕斯蛋糕,他有個很好的名字,叫做“團圓”,希望夫人吃了之後,能和你的小孩…」

“碰!”蛋糕被貴婦人用力摔到地上,幸福和店裡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又是草莓慕斯!你們這家店就專門用這個蛋糕騙人的嗎?我的小孩就是被這草莓慕斯蛋糕給騙走了,哼!“團圓”?我呸!草莓慕斯蛋糕是嗎?我也有,家華,拿出來!」

 

年輕女子從盒子裡拿出草莓慕斯蛋糕,做得比幸福蛋糕店作的更精緻,更華麗,草莓在燈光照耀下,彷彿躍了起來,也不知是那小姐的手在動,還是草莓在動。

 

 

「這個蛋糕要送給你們幸福蛋糕店,它很不巧也剛好有一個名字」貴婦人瞪大眼睛靠近幸福耳朵,「它的名字叫做“報仇”哈哈哈~~家華我們走」

 

貴婦人走到門口,對兩個大漢說:「大龍、小龍,你們兩在這給我好好守著,不准他們店裡任何一個人離開或打電話,連一隻麵包蟲都不可以讓他跑出去。」

 

說完又回頭瞪了幸福一眼「我要讓你們幸福蛋糕店付出綁架我兒子的代價,好好期待吧!哼!」貴婦人一走出門,看到又多兩個大漢進來了。

 

幸福和店裡的人通通聚集在餐廳,不知如何是好?想要報警電話線好像被剪斷了,大家現在也只有等爺爺回來了!

但三天後,電視新聞卻報導連爺爺和杉浦爺爺在日本溺斃的消息。一時之間,大家都亂了分寸。「啊!有了,找老爺」

「可是,爸爸他中風很久了,況且他平常都不太管事,問他應該沒有用吧!」

「少爺!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找老爺呀?現在就死馬當活馬醫,去問問看吧!」

「嗯!也只有這樣了!」幸福慢慢走到父親房間,想爸爸可能在睡覺,沒敲門就進去了。

 

但一開門突然看到房間裡光芒閃耀,隱約中看到爸爸站著掐著一個人的脖子,那個人好像是:連爺爺。

連爺爺在哀求老爺:「老爺,少爺什麼都不知道,請你放過他吧!」

「不行!」門突然碰!一聲關起來了,爸爸和連爺爺慢慢飄起。「哈哈哈!笑話,我怎麼可能放過他呢?因為他,是這家店挑中的。」….

********************************************************************************************

10年後,『唐楓蛋糕』慶祝在東區開了第100家分店,特地舉辦記者會。

現場人潮洶湧,花籃、攝影機擠滿了大廳,『唐三采』集團董事長,『唐楓蛋糕』總裁唐采雲正準備發言。

 

唐采雲:「今天很謝謝各位來賓,以及所有媒體記者朋友們,來參加我們『唐楓蛋糕』第100家的門市開幕,同時我在這裡也要宣布一項重大消息。」

「什麼?」台下的人,以及唐采雲旁邊的一男一女同時抬起頭望著她。

「就是我將於明年後退休,將『唐三采』集團董事長正式交給我兒子-唐仁志」,右邊的男子站起來鞠躬。

「同時,我也要將『唐楓蛋糕』總裁的位子,交給我的媳婦-陳家華」,左邊的女站起來鞠躬。

「請大家以後還要給我們『唐三采』集團多多支持,現在就請大家試吃一下我們『唐楓蛋糕』今天研發出的新產品,是強調健康、自然、少糖的新製法,它有個獨特的名字,是我兒子取的喔,它叫做『幸福來了!』

 

對街,也有一家蛋糕開幕,但不是分店開幕,應該說是本店喬遷。

「歡迎光臨!我們店裡面有賣許多吃了會幸福的蛋糕喔,快進來看看!我是這家店的新任店長,叫做『曾有福』請多多指教!」

想要得到幸福嗎?歡迎到『幸福蛋糕店』走走!!星光微稀、北風冷冽,在四維路上,一對母子正提著行李在路上走著。

小志:「媽媽,我們特地從台南來找爸爸,但為何奶奶要把我們趕走呀!」

媽媽:「小志乖,因為媽媽不是爸爸的真正的老婆,你也只是個私生子,當然爸爸他們家會不歡迎我們。」

 

小志:「媽媽,什麼是私生子呀?」

媽媽:「這個…等你長大就知道了。看你很冷厚?來,媽媽的外套給你穿。」媽媽蹲下來把外套掛在小志身上。「走累了嗎?我們要先找地方住,明天再回外婆家。」

 

小志:「我不累,但我肚子好餓喔!媽,你快看這是什麼?」小志趴在一個櫥窗,櫥窗裡的架子上,擺滿了許多顏色造型各異的蛋糕,在黃色鹵素燈光照耀下,更顯晶瑩美味。

 

小志:「媽,這些蛋糕看起來好好吃喔,我們可以買2個當晚餐嗎?」

媽媽拿出錢包,看到裡面只剩下400多元,想到明天要回台南,可能車錢都不太夠,等等去住宿也要用到錢,現在這情況還是省一點好了,怎麼還能吃這看來很貴的蛋糕呢?不過,看到小志渴望的表情,就想還是先進去看看價錢,反正就跟他買最便宜的就好。

媽媽:「好,小志!我們就進去看看吧!」

 

叮鈴!門口的風鈴發出聲響。

「歡迎光臨!」店內服務人員親切有力的打招呼,讓剛走進來的母子著實嚇了一跳。

「哇!好漂亮的蛋糕店喔!」

「是呀!台北的店果然很與眾不同」媽媽一進門,就看到店裡的巴洛克裝潢,所有盛蛋糕和麵包的,都是高級的銀器,在水晶燈光照耀下,更顯金碧輝煌。蛋糕店正中央有一白色立式水池,紅黑色的金魚優游其中。水池旁有一些植物造景。水池後有一大廳,狀似歐洲城堡建築,大廳上有一些桌椅供人飲食,但現在晚上八點居然一個客人都沒有。看來這不只是個蛋糕店,也是個餐廳。餐廳的左邊是收銀台,一位穿的黑底鑲白蕾絲邊的小姐站在裡面。媽媽環顧四週,除了訝異它的裝潢之高級外,更驚訝這外面看起來小小的蛋糕店,內部空間居然大到如此地步。

 

「媽!你快來試吃這種蛋糕,超好吃的」小志拉著媽媽的衣角,把她的思緒拉回來,小志正拿著一根牙籤插著一塊綠色奶油蛋糕。

 

「這個是抹茶慕斯蛋糕,我們店裡的招牌之一,沒關係!你們可以多吃一點。」一個穿著白色中山裝的老者微笑說著。媽媽上下打量這個頭髮灰白,臉上佈滿了歲月的滄桑,那上鉤的嘴唇,似有魔法般讓人覺得很慈祥溫暖。但是,他那套中山裝實在跟這歐式裝潢的蛋糕店,非常的格格不入。

 

「媽,這個也超好吃的,你也來吃吃看。」小志嘴巴動個不停,把每個試吃的蛋糕麵包都吃過一遍,但很奇怪的是,無論小志他怎麼吃,還是覺得都吃不飽。

 

「小志,你這樣一直吃也不行,你看喜歡哪一種蛋糕,媽媽等一下買,我們回去再吃。」

 

「嗯!好好好…」小志一邊考慮要買哪一種蛋糕,嘴巴還一直動個不停:「就這個好了!」小志指著一個草莓優格蛋糕。媽媽看一下價格,差點沒昏倒:8吋 要2000元。

 

「小志,這個蛋糕有點貴,我們…」媽媽用眼神向小志暗示錢不夠,但平常觀察入微、善解人意的小志,這次居然孩子氣的耍起性子:「我不管不管啦!反正我就是要買這個蛋糕。」

 

那位老者也來幫腔:「嗯!我看這位弟弟好像真的很想吃這蛋糕,這樣好了!我看你們也是從外地來的,我就算你們便宜,1500元如何?」

 

「耶!謝謝爺爺,媽媽快買快買!」小志拉的媽媽的手。但媽媽還是面有難色。

「可是…這個…」雖特價1500元,但還是覺得很貴,本來今天預算只有500元而已耶。但媽媽看到興奮的小志,微笑的老者,再看到那閃閃發光的草莓優格蛋糕,最後決定了:「好!麻煩先幫我包起來,請問最近的提款機在哪裡?」

 

「抱歉,我們這附近沒有提款機,你要領錢必須過前面兩個路口,路口旁就有一台提款機了。這樣好了」老者從櫃檯拿了一張名片,直接在名片上的地圖畫提款機的位置。「這個黑圈圈就是提款機,你領完錢再來拿蛋糕就好。」

 

媽媽看著上面的地圖,翻過名片看到一個古城堡logo的店名:幸福蛋糕店,下面還有電話地址。看完名片,就把它放到口袋。

 

「小志,走了!我們先去領錢,回來再買!」

「媽媽,你去領錢就好,我在這裡等你」說完就用力的吸一口飲料,剛剛一位女服務生拿給小志喝的。

 

『真是會作生意的蛋糕店呀!』媽媽在心裡嘀咕了一下,就出門了。剛走出門口,忍不住向後望一望,店上方的『幸福蛋糕店』的霓虹燈轉個不停,但外面怎麼看,都覺得這店不算大,但裡面空間居然大到這種地步。

 

後來,媽媽就過馬路,到第二個街口的提款機領了錢,就回來買蛋糕了。

「咦!我記得是在這裡沒錯呀?」媽媽感覺他好像迷路了。他再走回提款機,再照原路走回來,只看到原來蛋糕店的地方變成一個停車場,根本沒啥蛋糕店的蹤影。

 

媽媽想到小志還在店裡面,就非常緊張。「小志小志!」媽媽慌張的在街上遊走,急得眼淚都流下來了。突然看到有兩個巡邏警察,趕緊跑去問:「警察先生、警察先生,請問這附近有一家『幸福蛋糕店』在哪裡?我的孩子在那個店裡…」

 

警察看到這小姐很慌亂的樣子,也嚇了一跳:「小姐小姐,你冷靜點!我們這裡沒有什麼幸福蛋糕店呀?」

 

「不可能不可能!我有看過他的招牌和名片,阿名片」媽媽趕緊摸摸右邊口袋,啊幸好名片還在,但一拿出名片,媽媽卻茫然了,名片上面根本不是寫幸福蛋糕店,而是寫著:陽春魯味。

「喔!你是要去陽春魯味呀?那你走錯了,陽春魯味要過中興路右轉,走路約15分鐘就到了,你要不要我們帶你去呀?」

 

「喔!謝謝,不用了!」媽媽茫然的離開警察,想到唯一的骨肉居然這樣莫名其妙的被“綁架”,忍不住悲從中來,在街上大哭起來了。「小志小志,你快回來呀?我求求你們放了我的孩子,我只有這一個小孩呀?求求你們呀!我..我跟你們磕頭!求求你們放了小志」媽媽的磕頭聲在夜裡迴蕩,額頭上的血水已經和淚水混在一起,分也分不清了。

 

 

**********************************************************

「嗯!奇怪,媽媽怎麼還不回來呀?」小志坐在蛋糕店門口的階梯上,看著對面馬路,他很後悔自己為何這麼愛吃,才會讓媽媽生氣吧!

「弟弟,你媽媽還沒來喔?」老者慈祥的摸著小志的頭。

 

「對呀!爺爺,那個提款機會很遠嗎?不然媽媽怎麼去這麼久?」

「不會呀!會不會是路上有事耽擱了?這樣好了,爺爺帶你去找媽媽好了。」

「可是媽媽如果回來找不到我怎麼辦?」

「弟弟好乖!不用擔心啦!爺爺已經轉告服務生,說看到你媽媽就叫他在店裡等。」

 

爺爺帶著小志在街上找媽媽,但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小志在想會不會因為剛剛一直吵要買蛋糕,讓媽媽很生氣不要他了,真是越想越難過,忍不住就哭了出來。這位爺爺也很奇怪,非旦沒有安慰小志,還一直加油添醋說小志剛剛的行為真的有點任性,如果我是你媽媽,我應該也會把你拋棄,小志哭的越來越大聲了。

 

「好啦!不要哭啦!這個蛋糕給你吃,趕快把眼淚擦乾吧!」爺爺把紅豆克林姆蛋糕放在小志面前,此時小志只想到媽媽,根本就吃不下。

「哎呀!真可憐,這麼小就被拋棄!」

「對呀!我如果有這麼可愛的兒子,我才不忍心拋棄他呢!」

店裡的女服務生也你一言我一語,好像就斷定小志是被拋棄的。

 

「弟弟,不要哭啦!不然你現在就先住在這裡,你媽媽如果來,你再跟他回去。住在這的好處就是所有蛋糕都隨你吃,但是唯一的條件,就是你也要幫店裡工作,可以嗎?」

 

要是以前,能免費吃到這麼多蛋糕,小志高興都來不及了,但現在也只能答應,因為他也沒地方去。

 

爺爺看小志點頭,就幫他擦乾眼淚說:「好!但是我現在要先帶你去見我們店長喔!他叫曾老闆,人很好喔!他一定會喜歡你的,走!他就在餐廳。」

爺爺牽著小志的手,走到後面餐廳。

 

奇怪,剛剛不是才出去一下,怎麼餐廳都坐滿了人,而且還很吵,不知是不是剛剛太難過沒聽到?小志看著每桌的客人,都是穿西裝宴會服,感覺每個人好像都大有來頭,跟爸爸他們家一樣。

 

爺爺帶小志走到最後一桌,小志見到有一個穿著黑西裝,留著鬍子的人正在吃牛排,但小志想要看清楚他的長相,卻很困難,因為他鬍子上面的臉好像被一些烏雲遮住,都霧霧的,但卻又能感覺到他眼睛的存在。是燈光嗎,還是自己眼睛有問題呀?小志揉揉眼睛。

 

爺爺招呼小志坐下,前面的曾老闆放下刀叉,身體向前傾,親切的問:「弟弟,你被媽媽拋棄喔!真可憐,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好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呀?」

 

果然是燈光的關係,當這個人身子前傾時,小志終於看到他的長相,曾老闆除了有一撮黑白相間的鬍子,眼睛有點大外,其餘的外貌都很平凡,平凡到看過就忘記了。

 

「我我…我叫李仁志,媽媽外婆都叫我小志」

「嗯!」曾老闆身子向後傾,臉上又浮現黑霧,好像陷入沉思。

「好!從今天開始,你就在這個幸福蛋糕店幫忙,但你不能再叫李仁志,以後你的名字就叫:曾‧幸‧福」

******************************************************

 

「做好囉!阿虎快來嚐嚐」幸福拿出刀子把剛剛完成的蛋糕切作八塊,準備請廚師們來嚐嚐。

「哇!真是太好吃了,想不到才一年,你蛋糕的技巧就作的比我和阿德好了,咦!這又紅又紫的東西是啥?」

「這是覆盆子和紅心芋加奶油打成的慕斯,口感很特別,這可是我研發很久的新口味哩!」

「真不是蓋的,對了,這蛋糕叫什麼名字呀?」阿德也來湊一腳。

「嗯!就叫做“返老還童”好了。」曾幸福驕傲的雙手插腰宣佈。

「嗯!好怪的名字,但取了就取了,按照慣例,還是要把蛋糕送到你房間“加料”嗎?」

「阿虎,你是新來的呀?知道還問!」幸福假裝用力的踹了阿虎一腳。

「店長,連爺爺請你到餐廳去!」服務生桂美來通知幸福。

 

 

到了餐廳,幸福看到爺爺正和另一位老人在說話。

「唉!真的沒辦法了嗎?想不到秋子病這麼重!」

「是呀!我跟秋子都已經80多歲了,他以前就身子差,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我只希望,在他今年85歲生日時,能給他好好慶祝一番,但現在,我想應該只能在醫院過生日了。」

「那!秋子他有沒有什麼願望呀?」

「有呀!就是希望能再看到櫻花雨。」

「櫻花雨?你是說你以前在日本橫濱帝國大學讀書時,看到的那個櫻花雨?那不是你跟我們瞎掰的嗎?」

「呵呵呵!想不到你居然還記得,那當然不是我瞎掰的。我就是在帝國大學讀書時認識秋子的,那時我們就是在櫻花樹下認識,結婚時甚至還遇到難得的櫻花雨。後來,我被派到台灣作巡佐,秋子也跟我一起來。」

 

「是呀!你當巡佐時,我才認識你的。」連爺爺幫老人倒茶。

「哈哈哈!的確,記得日本戰敗後,因為秋子喜歡台灣,所以我們也沒回去。剛開始大家都很仇視我們,罵我們日本鬼滾回去,國民政府還把我們列管追蹤,當時真的很辛苦,但幸好有你們這群朋友,我們才能真正在台灣落地生根。」

「是呀!那你有沒有想過要怎麼幫秋子過生日?」

「唉!依他的狀況,是不可能回去日本,而且當初的櫻花樹也不知道還在不在?所以我想就簡單買個蛋糕過過就好了。」

 

「怎麼可以簡單過過呢?」曾幸福走向前,握著老人的手。「你是連爺爺的朋友,我一定會好好幫你太太慶生的,請問他的生日是何時呀?」

「少爺,你這是…」連爺爺想阻止,但卻被曾幸福打斷。

「8月15日」

「好!請你在8月15日晚上七點,把你老婆帶來我們店裡,我也會派人去接你們的。」

 

 

8月15日,一台車子停在幸福蛋糕店門口。

連爺爺和阿虎下車幫忙開門,阿虎推著秋子奶奶的輪椅,後面跟著連爺爺和老人。

「以拉蝦伊媽些」(日語:歡迎光臨!)曾幸福和所有工作人員穿著日本高校生的制服,在門口列隊歡迎,店內已經擺設許多日本裝飾品。

「哇!這是?」秋子奶奶抬頭看著店裡的裝飾,感覺好熟悉卻又好陌生。

曾幸福一歩向前,右掌比著餐廳的方向說:「東西都準備好了,麻煩請往這邊走,鬥肉!(日語:請)」

 

原本西式城堡的餐廳,已經換成日式拉門,地上舖滿塌塌米,餐桌也變成和室桌了。

「上菜囉!」廚師湯米口令一下,一道道日式料理擺上桌。

「謝謝你們,但我老婆現在只能吃流質食物耶….」

「請放心,這個我也有準備!拍拍」湯米拍手兩下,許多特製的日式流質食品上桌。

 

用完餐,就上蛋糕了。一個紫色心型蛋糕,上頭插著85歲的蠟燭,緩緩的端過來。

「老爺爺,這是我特地為你們作的蛋糕,請你和秋子奶奶無論無何都要吃一點喔?」

「喔,是這樣呀?好的。」老人拿起刀子切了一小塊,慢慢的走到老奶奶面前,餵她吃一口,老奶奶看的出來吃得很開心,眼睛一直在笑。

這時,曾幸福打個手勢,所有人都退下,只剩下老爺爺和秋子奶奶兩個人獨處。

 

老爺爺回到座位坐下來,也切了一塊蛋糕吃起來。

「嗯!」這味道酸酸甜甜的,似曾相識的滋味,但總想不起來是什麼?老爺爺看著桌上的蛋糕,突然看到桌上多了許多紅色花瓣。老爺爺拿起其中一個花瓣,看了又看:「這是櫻花瓣?」正準備抬頭看上方,突然看到年輕的秋子奶奶正在對自己微笑。

 

「秋子,這….?」老爺爺嚇了一跳,發現自己和秋子居然在學校的櫻花樹下,原本的和室桌和塌塌米都不見了,變成了一張布墊,和一堆飯團、梅酒…等食物。

 

秋子輕輕移過來了:「杉浦,你在想什麼呀?你畢業後聽說就要派到台灣去當巡佐了耶!這可是很難得的,通常巡佐都是要少校以上才能當,只因為你的成績是帝國學校裡最好的,才破格讓你區區一個少尉去當巡佐,真令人羨慕耶!」

 

「嗯!秋子,這也是我最擔心的,這次去台灣也不知道何時才會回來?我怕到時你…」

「哼!怕什麼?你不相信我呀?你不用擔心啦!反正我會跟你一起去台灣的,我船票都買好了咧!到時我跟我爸說一下,你去哪裡我們都嘛能在一起!」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原本我很擔心哩…」

「啊!不用擔心啦!反正天涯海角,只要杉浦去哪裡?我秋子就跟到哪裡?」

「噓!不要說話,看!櫻花雨又開始下了,小心說話會吃到櫻花,將來就會變成大舌頭。」

「哈!你又在騙我了,討厭啦!!」杉埔和秋子依偎櫻花樹下,讓櫻花落在他們的頭上、身上,和秋子逐漸冰冷的手上。

 

 

中正機場大廳

杉浦爺爺抱著一個小罈子:「那天真的是很謝謝你們,我看到秋子很安祥很滿足的離開。」

連爺爺:「我們老朋友了,你就不要這麼說了,這次你回去日本有何打算呀?」

杉浦爺爺:「我遵照秋子死前的遺願,把她的骨灰分成兩半,一半帶回日本安葬,一半則葬在台灣,秋子說,台灣已經是他第二個家了,所以要我回去日本處理後事後,再回來台灣陪她。」

曾幸福:「嗯!那杉浦爺爺你要早去早回喔!想吃蛋糕可以隨時來找我唷!」

杉浦爺爺:「謝謝!我會的。老實說,你做的蛋糕真的很棒!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當我吃第一口蛋糕時,突然發現我和秋子都變年輕了,還看到了學校的櫻花樹耶!」

曾幸福和連爺爺面面相覷,異口同聲說:「那保證是錯覺!」

***************************************************************

叮鈴!門一開,一個男子衝到櫃檯。

「幸福幸福,這次我的幸福都要靠你了,你一定要幫我啦!」

「等..等..等一下啦!你拉著我的衣領我怎麼說話呀?是什麼事呀?」

「就是婉茹他爸爸呀!原本還很喜歡我,但最近他知道我是外省第二代之後,就不許我和他女兒在一起了。」

「好好!宗榮你先不要急,坐下來慢慢說。」幸福拉著宗榮到餐廳坐下。

 

「宗榮,現在是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有人在分本省外省呀?」

「就是說呀!婉如他爸爸就是這樣老古板,在他知道我是外省人之前,還不是很喜歡我,怎麼一知道我外省人身分,態度就變這麼多?難道祖籍身分就可以判定一個人的好壞?或是對他女兒好不好?這根本就是以偏概全嘛?」

 

「宗榮,我覺得事情應該沒這麼簡單,你有問過婉茹他爸為何這麼討厭外省人嗎?」

「是有啦!婉茹說他爸爸以前的恩師,在228時被認為是情報犯給槍斃了,爸爸因為跟老師走的很近,也受到了無妄之災,在牢裡蹲了10年,後來才發現是誤會一場。而且他爸爸好像很尊敬那個老師,出獄後沒有替自己申冤,反而到處為老師平反,但好像沒什麼效果。」

 

宗榮說到一半,突然跳起來。

「幸福,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你可以幫我做一個蛋糕,中間要挖一個洞裝東西」

「挖洞?要幹嘛呀?」

「因為我要在蛋糕裡塞這個!」宗榮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色盒子。

「這是什麼呀?」幸福有點摸不著頭緒。

「沒啦!後天就是我和婉茹認識10週年,我買個蛋糕慶祝,而且在裡面偷偷放戒指,好當天就向她求婚。不然最近她爸追的緊,我怕夜長夢多,乾脆就先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她爸也不好拒絕我了,哈哈哈!」

「可是,這樣好嗎?」幸福有點猶豫。

「猶豫什麼啦?你只要做你的蛋糕就好,其他的我來處理。」說著就把戒指盒塞到幸福手裡。

 

「嗯!好,後天你就來我店裡拿蛋糕。來時跟櫃檯說你要拿“寬恕包容”蛋糕就可以了!」

「喔!幸福你也幫幫忙,不要替蛋糕亂取名字好嗎?“寬恕包容”蛋糕咧?我又不是要去參加基度教的彌撒。」

 

 

二天後,亞妮爾西餐廳。

宗榮:「婉茹,今天是我們認識10週年的紀念,我特地請幸福幫我們做一個蛋糕喔!你快打開來看!」

婉茹:「嗯!宗榮,你是不是又有什麼鬼點子呀?」邊說邊拆蛋糕繩。當蛋糕盒子一打開時,婉茹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因為這蛋糕是以宗榮和婉茹去峇里島旅行的照片做成的,上面還有宗榮穿草裙的逗趣模樣哩。

 

「宗榮,你真貼心!」

「哈哈哈!應該的啦,來,我幫你切蛋糕!」宗榮真想不到幸福會做這樣與眾不同的蛋糕,看來幸福收買人心的功力不在我之下嘛!

恰!一聲。宗榮知道已經切到戒指盒了,但現在還不是時候,下一階段再讓她驚喜好了,接著就切邊邊一塊蛋糕給婉茹吃,自己也跟著吃一塊。

 

吃到一半,突然一個人影衝過來。

「好呀!我就知道你在跟他約會,婉茹,我不是警告你不准再跟他交往了嗎?」

「爸!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宗榮他有什麼不好,他起碼對你女兒很好呀?你為何就不能讓我們在一起?」

「你你你…你說什麼?你不知道爸爸以前被他們外省人害的多慘嗎?連你媽媽和我的老師都…」

「那是你們前一代的事,關宗榮什麼事呀?宗榮,你不要只在旁邊看,你也說說話呀?」

 

「阿建,你說的對,我們的確被外省人害的很慘!」宗榮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聲音也不太一樣,讓阿建父女嚇了一跳。

「宗榮,你怎麼了?你中邪了喔?你不要嚇我耶!」婉茹搖著宗榮的手,但宗榮依然不為所動。

但阿建爸爸卻已經淚如雨下,身體跪了下來,口中唸唸有詞:「老老老…老師!」

 

宗榮走向前扶起阿建,用一種威嚴又溫柔的聲音說:「阿建,你好嗎?」

阿建:「我我我,我很好,老師,你呢?」

宗榮:「我也很好呀!你的事我都知道,你的恨我也清楚,但是從前的恩怨就應該把他留在從前,不是嗎?」

阿建:「對,可是我實在嚥不下這口氣,他們差點害我家破人亡,又把老師你給….」

宗榮:「嗯!但歷史最後也已經還你公道不是嗎?228紀念公園也建了,他們也道歉了,我們應該向前看,仇恨只會消磨自己的生命的。你難道還想把自己的不幸,加在你女兒身上嗎?」

 

阿建:「可是我…」

宗榮:「現在你女兒需要的,是可以對他好,可以照顧他一輩子的人,現在她已經找到了,但如果因為他的省籍問題而讓你女兒失去幸福,將來你一定會因此終身遺憾的。」

 

 

叮鈴!門一開,一個男子衝到櫃檯。

「幸福幸福,這次我的幸福都要靠你了,你一定要幫我啦!」

「怎麼啦?婉茹他爸爸還是不肯接受你喔?」幸福感到很疑惑。

「這次不是他爸爸,是婉茹啦!」

「好好!先不要急,坐下來慢慢說,婉茹怎麼了?」

 

「就那天我在餐廳跟婉茹吃你那個蛋糕,後來他爸突然衝進來,我們三個就開始爭吵,我是也有參與爭吵啦!但我卻不記得跟他爸說什麼,只是又扶他又拍拍他肩膀,他爸接著就大哭起來了,後來的事我也不太記得了。但往後幾天,婉茹都不理我了,說我什麼中邪了。會裝另一個人的聲音,叫我去收驚,還說她要考慮要不要跟我在一起了,幸福,你說這該怎麼辦呀?」

 

「ㄟ!這我也不知道耶,宗榮你鬼點子最多了,你有什麼辦法嗎?」

「啊!有了,上次你做的蛋糕很有效,讓她很感動!這次我決定要比照辦理,再來做蛋糕。」

「但是那個照片蛋糕很花時間耶!而且你也知道費用不便宜喔!」

「幸福,你誤會了,這次我不是要做照片蛋糕,我是要做“人型蛋糕”高度要跟婉茹一樣,165公分高」宗榮還比出高度。

 

「人型蛋糕!?這太難了吧!而且我們師傅們也沒做過,不知道行不行。」

「哎呀!一定行的啦,我知道幸福最厲害了,就這麼說定了,照片放桌上,下週我來拿5個婉茹的人型蛋糕喔!」接著又一陣風的離開了。

「喔好!什什麼,“5個”!?」幸福此刻的心,一點都不幸福。

********************************************************

最近幸福蛋糕店的生意變得很差,幸福找櫃檯桂美來問問:「桂美,我們最近店裡的生意怎麼變差了?」

 

桂美:「幸福少爺!你不知道嗎?是因為前面開了一家『唐楓蛋糕連鎖店』,把我們的客人都搶走了。」

「嗯!」幸福到門口窗戶一看,看前面一塊大紅楓葉看板上,寫著『唐楓蛋糕』,店門口排隊排了好長好長,門口還有貼心的工讀生幫忙送試吃蛋糕給這些排隊的人。

「桂美,你顧一下店,我過去看看!」幸福拿起外套,準備外出時。

 

突然,叮鈴!一聲,門開了。一個穿著白色套裝,金框眼鏡,脖子掛著珍珠項鍊的一個貴婦人站在門口。

 

「歡迎光臨!」幸福感覺這個太太穿著氣質不太一樣,趕緊招呼。

「哼哼!」貴婦人輕咳兩聲,後面一個20多歲的女子遞上手帕給貴婦人,並向幸福說道:「『唐三采集團』創辦人、『唐楓蛋糕』總裁來你們這,是要找你們店裡的店長,叫他出來!」這個年輕女子看來弱不禁風的,但想不到說起話來這麼跋扈。

「您好!我就是這家店的店長,敝姓曾,名幸福,請問有何指教?」幸福向前行個禮,卻看到貴婦人驚,年輕女子羞。

「你是店長?」貴婦人上下打量幸福,直說:「不可能!我記得當時是一個80多歲的老賊,你看起來最多20多歲,怎麼可能是店長?最多跟我小孩…」貴婦人說到一半突然停下來,再仔細看著幸福。「年輕人,你說你叫什麼名字呀?」

「喔!敝姓曾,名幸福,請問夫人有何貴事?」幸福突然覺得這婦人好像見過,但又想不起她是誰?

「你記得23年前的6月10日發生什麼事?你的媽媽是誰?你在哪裡出身的?你爸爸叫什麼?…」貴婦人突然問了一堆問題,讓幸福感到莫名其妙。

「ㄟ!23年前我年紀還小,不記得當時發生什麼事。我媽媽叫陳雪花,在我出身時就過世了,爸爸是這家店的前店長,叫曾萬才…」

幸福說話的時侯,貴婦人很仔細的看著幸福的眼睛,想看看他是不是在說謊,但看幸福對答如流,毫不遲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年輕人,請問你認不認識一個小孩,叫做『小志』如果還在的話應該跟你差不多大了,他的特徵是左下巴有一顆痣。」貴婦人說著就移頭看幸福,確定一下他下巴有沒有痣。

 

「小志!沒有耶,等我爺爺回來後,我再問問他好了!」

「請問你爺爺長什麼樣子?」

幸福就簡單描述爺爺的模樣,但只見這位貴婦人越聽越眼露兇光,突然「啪!」一聲,用力在台子上拍了一下。

「就是這可惡的老賊,綁架我的兒子,害我辛辛苦苦找了他20多年,你們這家店也真邪門!好像會隨時移來移去,終於。哈哈哈!讓我給找到了,你們這次就別想再從我手裡溜走!」說完話,兩個彪形大漢從門口走進來,站在店裡兩側。店外面,看來也有另外兩個人在看著。

 

「說!那個老賊何時回來?」

幸福一看這貴婦人是有備而來,不敢輕忽「他去日本探望朋友了,可能要下週五左右才會回來。」

 

「好!我就在這等他回來!」那位年輕女子隨即搬出椅子讓貴婦人坐下。

 

幸福看氣氛尷尬,趕緊打個圓場:「夫人,你如果是小孩走失了,應該是要去報案,應該不太適合怪到我爺爺」突然幸福看到貴婦人的憤恨餘光,後面的話就說不出來了。

 

這樣雙方尷尬的對峙一個多小時,幸福忽然靈機一動,拿出店內招牌-草莓慕斯蛋糕,要請貴婦人吃。

「夫人,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本店的招牌-草莓慕斯蛋糕,他有個很好的名字,叫做“團圓”,希望夫人吃了之後,能和你的小孩…」

“碰!”蛋糕被貴婦人用力摔到地上,幸福和店裡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又是草莓慕斯!你們這家店就專門用這個蛋糕騙人的嗎?我的小孩就是被這草莓慕斯蛋糕給騙走了,哼!“團圓”?我呸!草莓慕斯蛋糕是嗎?我也有,家華,拿出來!」

 

年輕女子從盒子裡拿出草莓慕斯蛋糕,做得比幸福蛋糕店作的更精緻,更華麗,草莓在燈光照耀下,彷彿躍了起來,也不知是那小姐的手在動,還是草莓在動。

 

 

「這個蛋糕要送給你們幸福蛋糕店,它很不巧也剛好有一個名字」貴婦人瞪大眼睛靠近幸福耳朵,「它的名字叫做“報仇”哈哈哈~~家華我們走」

 

貴婦人走到門口,對兩個大漢說:「大龍、小龍,你們兩在這給我好好守著,不准他們店裡任何一個人離開或打電話,連一隻麵包蟲都不可以讓他跑出去。」

 

說完又回頭瞪了幸福一眼「我要讓你們幸福蛋糕店付出綁架我兒子的代價,好好期待吧!哼!」貴婦人一走出門,看到又多兩個大漢進來了。

 

幸福和店裡的人通通聚集在餐廳,不知如何是好?想要報警電話線好像被剪斷了,大家現在也只有等爺爺回來了!

但三天後,電視新聞卻報導連爺爺和杉浦爺爺在日本溺斃的消息。一時之間,大家都亂了分寸。「啊!有了,找老爺」

「可是,爸爸他中風很久了,況且他平常都不太管事,問他應該沒有用吧!」

「少爺!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找老爺呀?現在就死馬當活馬醫,去問問看吧!」

「嗯!也只有這樣了!」幸福慢慢走到父親房間,想爸爸可能在睡覺,沒敲門就進去了。

 

但一開門突然看到房間裡光芒閃耀,隱約中看到爸爸站著掐著一個人的脖子,那個人好像是:連爺爺。

連爺爺在哀求老爺:「老爺,少爺什麼都不知道,請你放過他吧!」

「不行!」門突然碰!一聲關起來了,爸爸和連爺爺慢慢飄起。「哈哈哈!笑話,我怎麼可能放過他呢?因為他,是這家店挑中的。」….

********************************************************************************************

10年後,『唐楓蛋糕』慶祝在東區開了第100家分店,特地舉辦記者會。

現場人潮洶湧,花籃、攝影機擠滿了大廳,『唐三采』集團董事長,『唐楓蛋糕』總裁唐采雲正準備發言。

 

唐采雲:「今天很謝謝各位來賓,以及所有媒體記者朋友們,來參加我們『唐楓蛋糕』第100家的門市開幕,同時我在這裡也要宣布一項重大消息。」

「什麼?」台下的人,以及唐采雲旁邊的一男一女同時抬起頭望著她。

「就是我將於明年後退休,將『唐三采』集團董事長正式交給我兒子-唐仁志」,右邊的男子站起來鞠躬。

「同時,我也要將『唐楓蛋糕』總裁的位子,交給我的媳婦-陳家華」,左邊的女站起來鞠躬。

「請大家以後還要給我們『唐三采』集團多多支持,現在就請大家試吃一下我們『唐楓蛋糕』今天研發出的新產品,是強調健康、自然、少糖的新製法,它有個獨特的名字,是我兒子取的喔,它叫做『幸福來了!』

 

對街,也有一家蛋糕開幕,但不是分店開幕,應該說是本店喬遷。

「歡迎光臨!我們店裡面有賣許多吃了會幸福的蛋糕喔,快進來看看!我是這家店的新任店長,叫做『曾有福』請多多指教!」

想要得到幸福嗎?歡迎到『幸福蛋糕店』走走!!


作者相關文章



從生活中,積極預防癌症


你睡得好嗎? 抓出睡眠障礙的兇手


良同事


醣類計算好,不怕血糖飆!


幸福蛋糕店


兩個房子恰恰好?不動產活化術


荷葉公主


西安碑林名碑臨書活動 兩岸首度徵集正式開跑


外婆的手


其實我不夠好,所以我只能對妳好


記憶中的味道


感情再加溫,退休後當個新好男人


地球又在耍脾氣了!?


無毒低敏幸福塗料,迎接最愛的小寶貝



《作夢》


如何挑戰中年失業問題


其實,老公就像個大孩子


勤按摩,活絡氣血!杜絕臀部下垂


3個生活療法,改善惱人慢性咳嗽

分享至FaceBook

0 comments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

You must log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