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L@智邦生活館: 生活話題

智邦電子報推薦《人本教育》  

人本教育電子報為您和您的孩子之間找到另一個出口

把學生當成一個人來看待,重視他的思想和感受,而不能只在意外在的表現﹔所以不宜依賴「以改變行為為目的」的獎懲。講求「教的方法」,以啟發取代訓練,以對話取代講授﹔所以只要求學生成績,不重視教師教法的作風,是不對的。

教育不是管理、不是制度、不是分數,而是一種是陪伴,孩子只有一次成長的機會,每個家長、老師都應該要有更多元的觀念、更寬廣的視野去參與每個孩子的生命。

試閱1:

白髮與黑髮的省思

◎史英(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事情,總是讓人特別的難過;關中痛失愛女的新聞,每天每天地播著,也讓人不能不時時去想它。
 

想著想著,總覺得媒體的報導有些不妥,但又說不太明白;再想一想,就覺得有些想法還是應該說出來讓大家參考:整個社會都被帶著往一個方向走,即使不去爭論這方向的是非,單就民主社會應有的「多元思維」原則,似乎也總要有人願意充當「屋簷上的那隻烏鴉」(註)。

當然,針對這個不幸事件的任何議論,都有一種危險,就是或多或少地可能傷到生者的感情—真希望下文可以避免—因而被批評為太沒有同理心;所以,也許還是明哲保身什麼話都不說的好。但我思之再三,總覺得逃避不是辦法;只希望讀者相信如果有些話沒說好,那絕不是我的本意。

先說一開始的時候,各媒體都把焦點放在關妻「請求全天下的兒女不要傷害父母」;這本是傷心人傷心之極的話:既挽不回自己的女兒,就轉而勸導其他的年輕人珍惜生命。但同樣的畫面連看三次之後,你難免會去想,這種請求,真的有用嗎?特別是當大家一廂情願地認定它有益世道人心的時候。

有道是,螻蟻尚且貪生。一個人會走上不歸路,一定是遭逢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困難,面臨了難以承受的巨大壓力,陷入了常人不能想像的某種絕境;在這種情況下,愁腸百轉、反覆掙扎,幾經試煉,才終於到了連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捨棄的地步,這時候,他哪裡還有餘力去想到父母,或任何自己以外的其它人的感受?

所以,無論是父母,或任何人,想要用自己的悲痛與難過,去換回他求生的意志,如果不是太過天真,就是,未免把自己看得太大—這絕不是在批評當事人(他們怎麼說都可以理解),而是在分析媒體到底傳達了些什麼:什麼道德,恩情,是非,社會的評價等等,都必須在人還活著,或想要活著的條件之下來說;如果人已經死了,或決心要死,再講那些,豈不是有些反諷?

或曰,傳統的孝道觀念正是這樣要求子女的,然而,人們引述「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那套說詞,通常是在日常生活的情境中,勸人在日常生活中要愛惜身體、善自珍重;而一旦面臨生死交關的重大抉擇的時候,再把父母抬出來,似乎就有一點—不知要怎麼形容—有一點不搭調?甚至—會造成反效果?

讓我們設想一種情況:一位母親發現孩子近來非常消沉,憂心之餘,就把他叫來訓勉:你看看電視上怎麼說的?你可不要也做出讓我傷心的事;你猜,這孩子心裡會有什麼反應?不敢說他不會就此幡然悔悟,但更可能的是,他會想,我已經應付你一輩子了(雖然在我們看來,那一輩子也未免太短),難道連我的命我都無權處理,還要由你的傷心來擺佈?

中國人喜歡說:愛之深,責之切;但我總以為,用「責」來表現「愛」是很吊詭的事:愛的要義,應該是關懷,理解,以所愛者的需要為重;但責的本質,是權威,要求,以責人者的標準和價值為依歸。如果我們真心愛護年輕人,要勸戒他,幫助他,我們的重點應該是放在他的身上,例如,肯定他的能力與價值,又因為這些能力與價值是如此之可貴,以至理應妥為發揮等等;反之,如果以自己的失望或期待為理由,那就是把重點放在自己身上,在真實的親子互動情境裡,似乎不是那麼適宜。

其實,對此關中也隱約有所體會。他特別說到:哭歸哭,怨歸怨,但他永遠不會「責怪」女兒,對她只有無盡的愛(五月十日聯合報);只是各媒體連番累牘只摘最刺激的話來報導:「爸爸從沒有讓妳失望過,妳卻一次就讓我絕望」「妳這一跳,把爸爸從天堂摔入地獄,把爸爸的一生從彩色變成灰色」「妳能想像爸爸面對這一事實的感受嗎?」「妳這樣讓我怎麼活下去?」…這些錐心刺骨的話,哪一句不是「責備」?哪一句不是「質問」?甚至連自己以後的死活都要由這個小孩來負責!

在這種情況下,有誰會真的注意到一位父親最真實的心聲?那最真實的心聲絕不是責備,而是悔恨:「妳為什麼不向爸爸訴說妳的心事呢?為什麼妳竟忘了妳我之間救難救急的SOS?」、「這次為什麼沒有讓爸爸救妳呢?妳忘記我了嗎?妳不再相信我了嗎?」這些最感人,對父母最有啟發性的話語,有一個特點:每一句都是疑問,而每個疑問的背後都隱藏著值得追究的解答;但在只求煽情,不重理性,更對真相沒有興趣的媒體操作下,又被簡化成另一種責備:除了責備「傷了我的心」,還要責備她「竟然不向我求救」—以致於那位監察院長也趁此跳出來指責「跳樓等於是最不珍惜自己的行為」,讓人不能不想起他教人夫婦「行為」的笑話。

總之,中國那一套「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下一代要對上一代負責」的觀念,只能讓一代不如一代,讓文明不能進步,甚且還要倒退;我們今天既然能擺脫中國在政治上的統治,恐怕也要努力擺脫中國文化在思想上對我們的統治。讓我們時時保持頭腦清醒,發展批判能力,把中國文化中的那些糟粕,徹底從台灣人的心裡清除出去!

(註:胡適有名為「烏鴉」的詩:「…站在人家屋角上呀呀的啼…不能呢呢喃喃討人家喜歡…」)

 

 

試閱2:

如何面對校園霸凌?

 

Q:最近的霸凌新聞讓我看了膽顫心驚,我的大女兒有發展遲緩,讓我擔心她往後學校生活該如何度過?之前在網路上看到一位媽媽寫,她很不喜歡幼稚園班上來了一位遲緩兒,說是阻礙了班上學習之類的話語,家長的教育態度造就了下一代的觀念,年輕學子沒有良善之心,靠著欺壓弱勢來逞威風,這是什麼心態?

我在安親班工作,有時聽見學生閒聊說學校班上的特殊生被整,被同學打,接著一陣哄堂大笑我心裡一揪的斥責,但學生說不是他,是別的同學啦!為何現在的學生在講這種事時,是一副好玩的口語?是家長沒教嗎?今年我刻意的讓我大女兒辦緩讀,讓明年可以跟妹妹一起上小一,但畢竟姐妹還是不同的個體,也不知道妹妹能不能一直保護姐姐下去

黃媽媽

A: 黃媽媽您好:

最近的霸凌新聞其實讓每個人看了都膽顫心驚,不只學校老師說他們沒辦法,除了訴諸軍警、法治,教育部長也講不出辦法,而輔導專家的聲音非常微弱,於是我們從媒體看到惡劣的小孩、失能的學校以及障礙的政府,讓原本就常感無助的家長覺得沒有希望,覺得學校變的充滿危機,不再是個提供教育的地方。

然而,教育應該要給人解決問題的信心,如果學校教育做不到,那麼家庭教育就是孩子最後的希望,您的信心關乎孩子將來面對問題的信心。

孩子們相處向來有強欺弱問題,剛開始都從小小的排斥開始,而排斥又往往來自於相互不瞭解,好好處理這些剛開始的小排斥,便能遏止問題向霸凌演化。例如不跟某人玩遊戲,理由通常是「每次他都賴皮」,排斥人的孩子弄不懂為什麼有人老是要賴皮,內心只有氣憤,不會想到那人可能是太在乎朋友而不肯認輸;因為認輸代表自己不夠好,自己不夠好別人就不會想跟你玩,因此表面上的「賴皮」骨子裡卻是對自己極無信心的表現。

發展遲緩的孩子最可愛之處是他們極為誠實,當孩子承認之後不要斥責告誡,要讚美他的誠實面對,同時稍微大聲一點的問他:「是不是真的很想跟他們玩?」「可是他們需要你遵守規則,可以做到嗎?」孩子承諾之後依舊要好好讚美他「真了不起」,然後問其他都聽到承諾的孩子:「願意再試試看一起玩嗎?他真的很喜歡你們,誰沒有賴皮過?連那麼難的『不賴皮』他都願意嘗試,你們也願意嘗試再一起玩嗎?」

多年協調孩子問題的經驗告訴我,以這樣細緻過程處理的問題沒有解決不了的,只是花費時間長短的問題而已,而孩子們多半都願意「給別人一個機會」,因為他們也都希望自己犯錯時也能得到「一個機會」。

 

人本心理學家佛洛姆曾在《愛的藝術》這本書中說,只要有一個成熟的大人在孩子身邊,就能給他最好的教育。這成熟指的是心智上的成熟,我們期待每所學校裡的每個老師都是成熟的大人,面對家庭失能而出問題的孩子,便能在問題剛剛萌芽的時候就細緻處理;而在學校表現不如期望時,至少當家長的我們必得是孩子身邊那個成熟的大人,如此,無論有沒有被父母教導過良善之心,所有孩子都能從問題中獲益,這就是教育。

 

試閱3.

我帥不帥?

除了露骨的歌詞,小洋也會把「老二」、「幹你娘」這些話掛在嘴上。一開始,有些孩子也會跟著起鬨,久了,便不太知道該如何回應,而漸漸避開小洋。另外,小洋從第三週的下午開始,越來越不愛進教室,甚至,會帶頭邀其他人一塊翹課,當有助教要設法兜他回來,他就跑給助教追。

針對這一切,小洋總是用一種得意的語氣問:「我帥不帥?」然後,自己回答:「帥吧!很屌吧!」

第三個星期六,正當所有人都在餐廳吃晚飯,小洋突然站到餐廳前方的舞台上,對所有大人小孩宣佈:「各位同學!我們明天上午十點的時候,全部一起翹課,讓教室唱空城!好不好!」話還沒有落地,現場的空氣凝結了片刻,這一番豪氣干雲的宣誓,只獲得了一小部份的掌聲,更多的人,沒有任何回應,留下一片錯愕。

儘管上完一整天的課,又餓又疲憊,我還是坐過去小洋的身旁,輕輕地問:「你剛才為什麼想要說這些話?」小洋坦蕩蕩地回應:「因為沒有人敢這樣講啊!這樣做很帥!」

我問:「你覺得我帥不帥?」

小洋笑著說:「不錯啊,很帥。」

我說:「你已經很有『帥』的基礎了──你的模樣很好看。但,如果想要真正到達很帥的境界,那就得在語言和行為上有不同的層次。」

看小洋拉長了耳朵,我繼續說:「首先,真正帥的人,不是一味講別人不敢講的話而已,而是要有『天線』,能隨時體會別人的感受。這三個禮拜,你常常說很露骨的話,我猜你多少也有感覺到,旁邊的人有時候會覺得尷尬、會不太知道要怎麼回應你。這樣,你的帥就打了折扣。」

「有一回,我聽一位朋友說,他不敢進電影院看恐怖片,我非常驚訝!因為在我心目中,他是一個既前衛、膽子又大的人。沒有想到,朋友接著告訴我:『跟那些心裡其實很害怕、但因為在意別人的眼光,只好硬著頭皮走進電影院的人比起來,說不定,我敢公開地承認我會害怕,才是比較勇敢的人。』這幾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現在也說給你聽,你可以想想看,哪一種才是真正的勇敢。」

「第二,你常常在下課時間把手機裡的音樂放出來,先不管這些歌好不好聽,即使很好聽,其他人也不一定會想在那個時候聽啊,但,他們沒有辦法決定要不要聽,因為,耳朵是不能關起來的。如果我不管你同不同意,都要在你旁邊繼續講兩個小時,你會不會覺得煩?」

小洋很快地說:「當然會啊。」

「恩,所以我盡量長話短說,不耽誤到你休息的時間。最後,針對你剛剛在台上邀大家一起翹課這件事,我有一個看法。如果你選擇要翹的課,是一堂很爛、很沒有意義的課;如果你要帶頭反抗的,是一件不公不義的事,那麼,我會認為你真的很帥!可是,在數理營,每一門課我們都窮盡了心力準備,不斷思考為什麼要教你們這些、不斷研究如何讓你們聽懂;在這三個週末,我們也一直用好的方式和你們互動,這樣我就不太明白,你翹課,是為了要反對什麼?沒有從上而下的壓制,也就不會有由下而上的叛逆。明天要不要翹課,決定權在你,你不用現在就告訴我你的決定,但我很希望,剛剛談的這些,你能夠放在心裡,想一想。」說完,我就回到我的位子,吃飯去了。隔天,我忙著上課,一直到下午,才有機會向助教們打聽小洋的情況。少了帶頭的人,「十點教室空城計」自然也就沒了下文。營隊結束前,我特地去找小洋,在他耳邊小小聲地說:「聽說你今天都待在教室裡,不僅如此,而且上課還非常投入。了不起!帥!」

小洋憨憨地抓著頭,沒有多說什麼。那一刻,我打從心底覺得,怎麼有這麼好看的小孩!從裡到外,都好帥!

————————————————————————————————–

人本教育基金會電子報訂閱

https://enews.url.com.tw/education/

人本教育基金會官方網站

https://hef.yam.org.tw/index01.htm

 

 


作者相關文章



聞香療法─氣味助平靜、提升記憶力、甚至減重?


在那遙遠的地方, 有位億萬邊境教父…


男人不收拾,女人不會收拾!


向Apple Amazon學策略


生育事故救濟試辦計畫,10月1日正式開跑!


當日本買釣魚台,台灣正在買日本


隈研吾╳淺草文化觀光中心。人與土地的親密關係


讀.樂—公共藝術節。閱藝行動入侵圖書館


複合式卡麥拉隆鼻墊下巴,塑造完美臉蛋


理性與感性 Geof Kern說故事的攝影


基本工資可永絕後患


急診暴力頻傳,危及醫病安全


神祕未知的蠱毒和降頭,是恐嚇你的最佳武器


傑出領導人的職涯下半場:學習自我改變,永遠不嫌晚!


如何當個聰明病人:用藥自保3原則


運動讓你變聰明、EQ更高


3招改掉拖延壞習慣


寶寶太早站太早走好嗎?


買電賣電,到底誰坑了台電?


2012華山藝術生活節經典再現-屏風表演班

分享至FaceBook

0 comments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

You must log in to post a comment.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