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L@智邦生活館: 生活話題

愛畫畫的美少女:寶釵與惜春  

【作者:DiDi

夏姥姥的繪畫能力尚屬幼幼班,但對周邊的衍生物卻是興味盎然(完全畫錯重點XD)。從鋼筆、墨水、色鉛筆、粉彩、水彩、油畫到各種小道具,及至各家廠牌的顏料色號、色彩命名學、水彩筆優劣到各種紙張特性,幾乎是當一部百科全書在研究。尤其愛看各路達人的評比分析,簡直比看影劇八卦還眼花撩亂。

 

就以水彩來說,畫筆和紙張的選擇就相當重要。習慣了貂毛筆的控水性後再也回不去便宜的自來水筆,愛上了進口水彩的顯色度就無法忍受雄獅或王樣水彩。紙張則視所畫的主題來決定,木漿紙、棉漿紙、細目或中粗目紋路以及紙張厚度,呈現出不同的暈染與疊色效果。

 

想起《紅樓夢》裡也有兩位很愛畫畫的少女,一位是賈寶玉的堂妹惜春,一位是寶玉口中的寶姐姐薛寶釵。寶釵不僅懂畫會畫,還是個「文具控」。話說第40回賈母陪劉姥姥逛大觀園,在劉姥姥的驚嘆連連中,興起了畫下這座園林的念頭,於是很會畫畫的惜春奉賈母之命,繪畫大觀園全圖,但惜春擅長2D寫意的梅蘭竹菊,對建築空間的單點透視、兩點透視不甚了解,描繪大觀園實在力不從心,這就好比要插畫家去畫建築師那種很寫實的3D透視圖,兩者差很大。

 

這時,見多識廣又善體人意的薛寶釵幫惜春解了圍,請寶玉去外頭找專業的工筆畫師來處理。第42回中,從寶釵的一席話得知原來她肚子裡有好幾幅丘壑,根本是個深藏不露的練家子。眾人正商議該用啥紙來畫,寶玉道:「家裡有雪浪紙,又大,又托墨。」寶釵冷笑道這款紙用來寫寫字、畫寫意山水還行,但工筆畫萬萬不可,因為「不托色,又難烘」。後來惜春說手邊的顏料只有赭石、廣花、藤黃、胭脂這四樣,畫材遠遠不夠,於是寶釵開了張購物清單,光是各色毛筆就有124支,洋洋灑灑看得我瞠目結舌:

 

頭號排筆四支,二號排筆四支,三號排筆四支,大染四支,中染四支,小染四支,大南蟹爪十支,小蟹爪十支,鬚眉十支,大著色二十支,小著色二十支,開面十支,柳條二十支,箭頭硃四兩,南赭四兩,石黃四兩,石青四兩,石綠四兩,管黃四兩,廣花八兩,蛤粉四匣,胭脂十片,大赤飛金二百帖,青金二百帖,廣勻膠四兩,淨礬四兩。礬絹的膠礬在外,別管他們,你只把絹交出去叫他們礬去。這些顏色,咱們淘澄飛跌着,又頑了,又使了,包你一輩子都夠使了。再要頂細絹籮四個,粗絹籮四個,擔筆四支,大小乳缽四個,大粗碗二十個,五寸粗碟十個,三寸粗白碟二十個,風爐兩個,沙鍋大小四個,新磁罐二口,新水桶四隻,一尺長白布口袋四條,浮炭二十斤,柳木炭一斤,三屜木箱一個,實地紗一丈,生薑二兩,醬半斤──

 

你瞧,寶姑娘對繪畫的專業知識是不是很嚇人!腦袋裡裝有一部國畫百科全書,知曉所有的材料技法,許是素日多所鑽研,懂畫、會畫又能點評,於是一旁的黛玉聽了忍不住開她玩笑:畫個畫兒,又是水缸又是箱子的搞很大,是在幫自己準備嫁妝一牛車嗎(誤)?

 

除了這兩位愛畫畫的少女,夏姥姥還很欣賞賈寶玉那位同父異母的妹妹探春的住所《秋爽齋》。三間屋子打通,敞亮亮不隔間,當中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桌,上頭磊著各種名人法帖、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邊上擺置斗大的北宋汝窯花囊,插著滿滿的一囊水晶球兒的白菊,同時還有字畫對聯、佛手柑薰香和一張大床,讀書寫字累了就往床上躺成大字形,多麼享受!何等快意人生!

 

從寶釵、探春對畫材和書桌的講究,足見都是屬於「文具控」,每天光是欣賞這些文房四寶就很滿足。好筆好紙好書度過好時光,夏姥姥真是不能同意更多。諸如此類逸趣,第40、42回有許多精彩描述,不消細說。要知端的,且自行翻看去。


文章來源:DiDi文字詩流域 (已授權)
作者介紹: DiDi


作者相關文章



愛畫畫的美少女:寶釵與惜春


幸福系小甜點


夏目漱石之妻的玫瑰人生


好好說再見


防疫在家畫畫最好


你我的樣子


粉紅泡泡滿滿


人生像一列行駛的火車


百水公寓 Clubhouse


建築一幅好油畫


油畫的儀式感


金華街老屋顏


畫我兒樣


台東龐克小白屋


愛自己,最王道


童戲


榮格心理學


十月寒露


蕭紅的黃金時代


似水年華的追憶

分享至FaceBook

0 comments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

You must log in to post a comment.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