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L@智邦生活館: 生活話題

電影《陪睡美人》中的川端文學  

【作者:DiDi

一直很喜歡看文學改編電影,從中探索兩者之間的對應關係,昨晚看的《陪睡美人》,改編自日本大文豪川端康成晚年的作品《睡美人》,小說令我驚艷,電影則是極度考驗我的忍耐力。

這部川端康成的中篇小說《睡美人》,即便以今日觀點來看,題材仍屬驚駭情色、挑戰社會道德的爭議之作。川端寫此中篇已屆垂暮之年,因此這部小說可說是他對青春的癡愛、對年少的追憶、對生老病死的疑懼。延續他擅長陰柔的、象徵性的官能書寫,進而表現主角內心感受到的幻境、聲色、情緒糾葛,全書帶有一種神秘性的暗示美。

故事描寫六十七歲的老人「江口」,經友人介紹來到了秘密俱樂部,這裡專門提供因服藥而處於睡眠狀態的少女,藉以滿足無法盡人事的老人們身心理幻想。書中對於睡美人和老人心理有諸多深刻細膩的描繪,讀起來非但不覺情色,反而對這位大文豪的動人文采和誠摯之心深感崇敬。以下這兩段文字,對老人心理有微妙的描寫:

「熟睡不醒,什麼話也不說,什麼也聽不見的姑娘,對於早已不能作為男性來成為女人的對象的老人來說,她什麼話都會對你說,但你說什麼話她都會愛聽嗎?姑娘像昏死過去般地沉睡,沉睡得那麼天真無邪,那麼芳香,那麼安詳。也許有的老人把姑娘全身都愛撫過了,也許有的老人自慚形穢地嗚咽大哭。」 

「到這裡來的老人們不都是帶著遠比自己所想像的更加可憐的愉悅、強烈的饑渴、深刻的悲哀而來的嗎?就算這是老後的一種輕鬆的玩樂、一種簡便的返老還童,但在它的深層,恐怕還潛藏著一種追悔莫及的、焦躁也難以治癒的東西吧。」

陪睡少女的不省人事、任人擺佈「雖生猶死」,相反的,意識清楚、身體卻無法自主的老人,只能靠官能想像、擁抱青春肉體何嘗不也是另一種「生而猶死」!少女與老人一睡一醒的生死對比,既曖昧又矛盾,到底什麼樣的生存形式才叫「活著」?行屍走肉惶惶度日,沒有未來只有當下,就像電影版《陪睡美人》中的露西,不過只是一具漂亮無魂的軀殼罷了!

電影與小說不同的是,小說以主人翁「江口」老人的角度,從每一次陪睡美人的青春歌詠中,追悔自己過往的一生,進而得到心靈淨化的救贖。而電影是從女主角露西的角度,探討「陪睡美人」工作背後的軟弱人心,世人對貞操的價值觀。到底什麼樣的愛情才叫純潔?是下半身的聖女緊箍咒,還是內心永保處女地的貞潔?人一旦喪失意識,缺乏覺醒,就像露西一樣自我放逐、為金錢沉淪,這時所有的貞節、尊嚴、自主都不成立了。

這是一個關於生/死;青春/衰敗;自尊/卑微…很嚴肅的生命主題,電影《陪睡美人》卻選擇以同樣嚴肅、艱澀的手法來行文,使得作品曲高和寡,冷僻晦澀,少了原著小說的「人」味,原本寓意深遠的主題也流於表象。整部片完完全全沒有配樂,連場面調度也是簡化到了極致,因此少了藝術性的共鳴。唯一有美感的大概只剩女主角的天使雪肌,宛如搪瓷娃娃的青春肉體,稍稍撫慰了觀眾不耐的眼睛。

 


文章來源: DiDi文字詩流域 (已授權)
作者介紹: DiDi


作者相關文章



歡迎我家的月光公主


台南的町家


愛畫畫的美少女:寶釵與惜春


幸福系小甜點


夏目漱石之妻的玫瑰人生


好好說再見


防疫在家畫畫最好


你我的樣子


粉紅泡泡滿滿


人生像一列行駛的火車


百水公寓 Clubhouse


建築一幅好油畫


油畫的儀式感


金華街老屋顏


畫我兒樣


台東龐克小白屋


愛自己,最王道


童戲


榮格心理學


十月寒露

分享至FaceBook

0 comments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

You must log in to post a comment.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