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L@智邦生活館: 生活話題

賈母的時尚色彩學  

【作者:DiDi

張愛玲在《更衣記》裡有段話很上心:「回憶這東西若是有氣味的話,那就是樟腦的香,甜而穩妥,像記得分明的快樂,甜而悵惘,像忘卻了的憂愁。」在《紅樓夢》裡,最令賈母難以忘懷的快樂與憂愁,是壓在庫房大板箱裡,擱放了多年的「軟煙羅」。

 

話說第四十回賈母帶著劉姥姥遊大觀園,一行人來到了黛玉住的瀟湘館,很有美學素養的賈母眼尖發現窗紗舊了,便和王夫人說道:「這個紗新糊上好看,過了後來就不翠了。」(時間久了窗紗褪色)她環顧院子四周種的都是翠竹,沒有杏桃樹來對比映襯,眼前綠園子綠竹子綠紗窗…這下臉都綠了怎使得。重視色彩美學的賈母於是提到府裡還有四五樣顏色糊窗的紗,差人明兒個趕緊給換上。

 

一旁的大管家王熙鳳忙道:「昨兒我開庫房,看見大板箱裡還有好些匹銀紅蟬翼紗,也有各樣折枝花樣的……」沒想到賈母「呸」了一聲,揶揄鳳姐不識貨,年紀輕輕自以為見多識廣,竟然連如此珍貴稀罕的「軟煙羅」都誤認為是「蟬翼紗」。這幾匹高級織品,裡頭可是藏著賈母的少女青春夢哪!

 

無論是「軟煙羅」還是「蟬翼紗」,美麗的名字總予人無限嚮往,若在前頭加上顏色,便連綴成一首最短的詩。你瞧賈母是怎麼形容的:「那個軟煙羅只有四樣顏色:一樣雨過天晴,一樣秋香色,一樣松綠的,一樣就是銀紅的。若是做了帳子,糊了窗屜,遠遠的看著,就似煙霧一樣,所以叫做『軟煙羅』。那銀紅的又叫做『霞影紗』。」只不過當年的高檔織造如今已不復見,就連皇宮內使用的紗羅織錦也無這般軟厚輕密的了。說它是末代軟煙羅也成,說是賈母的暮年感傷也罷,它是松花配桃紅、蔥綠配柳黃,是虛飄飄又沉甸甸的追憶似水年華。

 

相信對曹雪芹稍有認識的話,都知道他們家族在清初康熙年間,正是南京的江寧織造府,專門負責供應皇室高級的雲錦絹織品,特別是龍袍。曹雪芹自幼耳濡目染,於是把他的所見所聞寫進了《紅樓夢》,光是對服飾衣料、人物著裝都有深刻細膩的描繪。特別是第三回王熙鳳和賈寶玉登場,曹公用黛玉的主觀鏡頭打量二人,從衣飾到神采pan左pan右中景加特寫,活靈活現躍然紙上,難怪脂硯齋也讚美曹公有一支「追魂攝魄之筆」,真是一點兒不假。

 

講究布料、款式、配色、穿上身後的儀態,賈母對服飾美學的講究,像是用錦緞綾羅編織而成的一場夢,記錄著一段燦若雲霞的文明盛世。銀紅、秋香、松綠、天青…色彩的參差對照,訴說的是美麗而蒼涼的啟示,以及賈母念念不忘的,那藏在大板箱裡的一往情深。

 

*圖:歐姬芙(Georgia O'keeffe)


文章來源:DiDi文字詩流域 (已授權)
作者介紹: DiDi


作者相關文章



《貓頭鷹在黃昏飛翔》村上與川上的頂尖對決


周迅的自在人間


【建築電影院】黑川紀章的超時空攔截


資訊焦慮


電影裡的時間-好萊塢與歐洲藝術電影-本文入選影迷大聲說


電影裡的時間-好萊塢與歐洲藝術電影


關於米蘭昆德拉的《不朽》浮想


【建築電影院】莒哈絲廣島之戀的廢墟書寫


我的藍莓夜和Cat Power


讀書筆記:是枝裕和《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


前行無畏的陳仁和建築師


與心中的大象,並肩而行-《大象席地而坐》


發光的房間


【建築電影院】李安《色・戒》的秘密房間


貝托魯奇的奇幻之旅


恰似留情卻無情-《留情》張愛玲


我知道什麼是真的-《銀翼殺手2049》


台北文青無臉男


波赫士的兩個我


媽寶產生器的王夫人

分享至FaceBook

0 comments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

You must log in to post a comment.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