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L@智邦生活館: 生活話題

文學與電影的美麗邂逅~村上春樹《東尼瀧谷》  

【作者:DiDi

一直很喜歡文學改編的電影,近期印象中,李安改編自張愛玲短篇小說《色.戒》和安妮.普露短篇《斷背山》,以及根岸吉太郎改編自太宰治短篇《維榮之妻》、中島哲也改編自湊佳苗推理小說《告白》…都在心裡留下鮮明的印記。至於2010年改編自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在越南裔導演陳英雄和光影詩人李屏賓的掌鏡下,相當程度地呈現小說裡的虛無氣氛。陳英雄保留了小說的主要情節,把「激情」、「空寂」、「死亡」、「信任」、「救贖」,透過幾場重要的情緒轉折,或詩意、或狂亂的運鏡,輔以主角內心囈語的情境配樂,一種無以名狀的哀傷瀰漫全片,讓人不自覺陷入渡邊、直子、綠三人迷惘的黑暗森林。

村上春樹和張愛玲一樣,小說改編電影難度頗高,原因在於小說家充滿詩意的文學筆法(文字是隱喻的、想像的,電影是具象的),再加上讀者對原著的主觀印象難以撼動,因此無論後人如何改編、如何選角,都很難讓讀者滿意。然而這部由市川隼改編的《東尼瀧谷》卻走出另一番新格局,成功將(小說和電影)原本分屬二種不同形式的創作,找出一種敘事風格來串連小說中的每個事件、平衡每一紙頁的文字情感,並運用「橫搖鏡頭」切換場景,如平靜的湖水一鏡滑過一鏡,不但保留了敘事的節奏性,同時也避免剪接削弱了畫面的抒情感。每張構圖極純淨、極詩意,透過(畫外音)男子旁白和坂本龍一低限主義的鋼琴襯底,彷彿看了一部村上春樹的紙上電影。

導演市川隼讓我驚喜的不只鏡頭美學,還有很劇場感的對話模式。透過旁白與主角的接話(主角冷不防回答畫外音的問題或適時接話),使觀眾產生一種小小的錯愕感,這種畫龍點睛的敘事技巧,更強化了村上春樹字裡行間揮之不去的孤獨與疏離。至於全片九成以上的橫搖運鏡,記憶中英國導演彼得.格林那威《廚師、大盜、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一片,數次由廚房至餐廳的水平橫搖運鏡,每每在紅綠色調切換之際,音樂也隨之改變,是一部運鏡手法令人印象相當深刻的電影。

《東尼瀧谷》收錄於村上春樹《萊辛頓的幽靈》其中一個短篇,這部由市川隼改編的作品,被視為最接近村上春樹原著精神的一部文學電影。故事描寫一位成功的插畫家―東尼瀧谷,以及他的父親、爵士樂喇叭手―瀧谷省三郎的生命歷程,全片談的是死亡和遺忘。父親因年輕時歷經戰亂、父母雙亡、妻子早逝,只能藉由爵士樂團到各地演出來逃避內心孤獨;兒子東尼瀧谷從小獨自長大,早已習慣與孤獨共處,當他終於得到家庭的幸福,妻子卻不幸車禍身亡,從此陷入更大的孤獨;東尼瀧谷的妻子也是一個內心有洞的人(宮澤理惠飾演),如上癮般無法克制地愛買衣服,似乎藉由一件件漂亮衣裳來填補內心的虛無。

我很喜歡村上春樹在小說裡這麼描寫東尼瀧谷的妻子,彷彿她是為了穿衣服而生的女人,寫得很有生命力:「她簡直像要飛往遙遠世界的鳥,身上乘著特別的風一樣,非常自然非常優美地穿上衣服,衣服由於被她穿上身,而顯得獲得了新的生命似的。」一個擅長畫沒有生命的機械插畫家,愛上了充滿生命氣息、像候鳥一般的女子,他們填補了彼此的另一半,很自然地在一起,儘管年齡差距15歲,但過著一小段非常幸福的婚姻生活。

直到妻子因車禍意外過世,東尼瀧谷又回到了一個人的日子,「孤獨像溫暖的黑夜汁液再度浸透了他」。他望著死去妻子大大的衣帽間,一件件衣服像一個個影子,他感覺快要窒息了,直到那位衣服尺寸7、身高165公分、皮鞋尺寸23的女孩出現,一個身材跟死去妻子幾乎一模一樣的身影。在短暫的移情作用中,記憶就像被風吹散的霧一樣,慢慢地變形、越變越淡了。至於電影的結局,市川隼做了一點小改變,留給觀眾更多想像的空間。

我個人相當喜歡這部改編電影,比陳英雄改編《挪威的森林》更忠於原味、手法更簡練,卻又不失導演個人風格。淡淡的、靜靜的、冷冷的、藍藍的,在下一次黑暗到來之前,我和我自己的影子,將在東尼瀧谷寂寞的衣帽間,寫一首關於遺忘的詩。

 

 

  

  

  


文章來源: DiDi文字詩流域 (已授權)
作者介紹: DiDi

 

  


作者相關文章



路邊野餐


一天,從這裡開始


Freelancer 職場甘苦談


大草原上的姑娘


不求甚解的亂畫


安娜的抉擇


愛的沉淪


活著的理由


夏日水果行


格雷的鏡子


家有胖虎天使貓


螳螂捕蟬 胖虎在後


我畫畫所以我快樂


西西的閱讀筆記


像花兒一樣的姑娘


天使在人間


山中小屋


「勿忘我」花與「別碰我」草


女權自助餐


藝術是愛情

分享至FaceBook

0 comments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

You must log in to post a comment.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