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L@智邦生活館: 生活話題

YouTube年度最夯網紅創作團體「這群人」  

2016年8月,成軍五年的搞笑團體「這群人」為慶祝官方臉書及YouTube頻道破百萬人追蹤,拍攝一支《超瞎翻唱》影片,將數十首西洋歌曲翻唱為國台語,誇張模仿MV唱腔及服裝。短短三個月,點閱率便衝破800萬,成為2016年度YouTube在台灣最熱門的影片。

從影音平台嶄露頭角,七位平均29歲的年輕人,以拍搞笑短片起家。Kuso新聞、情境劇、微電影是他們的創作類型;題材則包羅萬象,日常生活、打工經驗、求學回憶都是取材來源。

辛苦的是出道前的日子。沒雄厚預算,也沒專業器材,「這群人」靠著一台攝影機和一部電腦,將網路世界打造成一圓明星夢的舞台。近來,他們更將觸角伸向廣告、電影及唱片界,朝全方位藝人邁進。

3

團員中,雙胞胎兄弟的許展榮、許展瑞,以及鄭茵聲、董芷涵等,都是表演科班出身,從高職、專科一路接受扎實的舞台劇和歌仔戲訓練。

原以為能在演藝圈初試啼聲,但長年習於舞台劇特有的演出方式,讓他們試鏡時屢受挫折。「從來沒被錄取,一度覺得自己是不是根本不適合這條路,」回想起試鏡的經歷,鄭茵聲有些失落,卻沒有放棄。她曾到餐廳端盤子、到百貨公司賣包包,只為填飽肚子後,再次挑戰夢想。

想走演藝圈不容易,想讀表演藝術科系更需要勇氣。許展榮、許展瑞的媽媽擔心小孩念表演會找不到工作,告誡他們:「亂選科系,將來一定後悔!」弟弟許展瑞不諱言,若想找演藝工作,除了一技之長,還需要管道、運氣及人脈。

難道,只能順應父母期望和社會框架,選一條安穩、自己卻不喜歡的路?非也。「這群人」用親身經驗證明,多點探索與嘗試、堅定喜愛的事物,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一片天。更重要的是,以正面態度看待挫折及挑戰。

七位不到30歲的年輕人,是如何行走在夢想的道路上?請見以下精采訪談:

        先思考解決問題 再來說服父母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當初選擇科系時,內心是很篤定的嗎?如何說服父母支持自己的選擇?

鄭茵聲:我其實是三分鐘熱度的人,唯有「明星夢」這件事,從國小三年級堅持到現在,小時候就常幻想自己是蔡依林或徐懷鈺(笑)。

國中畢業時,我跟父母說,想考表演藝術學校,他們都被嚇到,沒想到我的毅力如此堅定。可是當時家境不好,我考上的又是私校(編按:中華藝校),後來決定申請就學貸款,父母每學期只要付一萬多元的學雜費,剩下的我自己慢慢還。

其實,家人並非不支持我念表演藝術,而是經濟因素考量。不過我認為,如果你有夢想、有想做的事,可以先思考如何解決問題,再說服父母能不能讓你念這個系,這樣跟父母就有良好的溝通。

董芷涵:我也是篤定要念表演藝術科系。我國中三年都參加戲劇社,當時有位南強工商的老師來招生宣傳,介紹電影電視科介紹得很久,我被那名老師的舞台魅力吸引,決定報考影視科。

和茵聲有些像,我也是自己報考、註冊、還助學貸款;南強工商畢業後,考上國立戲曲學院歌仔戲系,就一直做(表演工作)到今天。我算比較順利的人,一直都做自己想做的事。

許展榮:我原本有考上公立高中,不過後來還是跟我弟(展瑞)一起念南強工商電影電視科。爸媽從小給我們很多自主空間,但升高中這件事,媽媽還是認為應該念公立高中,一來學費便宜,二是比較好就業。

媽媽以前曾對我們說:「你們這種亂選科系的小孩,將來一定會後悔。」可是我跟我弟就想堅持這件事(念表演藝術),小時候還用超齡的話頂撞媽媽:「不要用妳的人生來定義我的人生」,現在想想自己好忤逆喔(笑)。

但,我有試著說服母親說,現在是職業學校當道,不是人人都要念公立高中。我覺得爸媽其實只是希望小孩能過得自主、安定的日子。

許展瑞:表演藝術有點抽象,畢業要找相關工作的話,除了一技之長,還要有人脈、管道跟運氣,不是很好找。

林牧昕:爸爸是警察的關係,從小便希望我們日後能當醫生、法官這種穩定的職業,但我國中開始就想走演藝圈這條路。當時為了說服爸爸,甚至拉下臉在他面前唱李心潔的《愛錯》,如今想來覺得有些羞恥(笑)。

我覺得不管選什麼科系,最重要的是堅定自己的心。比如國中時,班上很多同學約好一起讀美容美髮科,只有我念南強工商、台灣戲曲學院劇場藝術系。我覺得想清楚自己要什麼,不是朋友怎樣就跟著怎樣。

        不喜歡的東西 未必就要排斥

問:實際念這個科系後,跟當初想像有落差嗎?如何面對、克服這種落差?

王士維:我原本念台北的普通高中,因為同學都想留在台北念大學,我也受到這種氛圍感染。

當時覺得只要考上台北任何一所大學都好,科系不重要,後來進了真理大學資訊管理系。可是念了才發現,資管系的課幾乎跟電腦有關,不是我想學的,那陣子讀得非常痛苦,後來就被二一退學了。

張佑維:我的情況跟尼克(王士維)有點像,原本也念電腦相關科系,因為姊姊也是這個領域,又一直是我學習的榜樣,所以就學姊姊念相關科系。可是因為沒什麼興趣,後來也被雙三二退學。

退學後鬧了很大的家庭革命,媽媽說我如果不想讀書,乾脆去當黑手,就連奶奶也一直問我要不要學修摩托車,可能那時候當黑手賺比較快(笑)。但姊姊建議我,人生還是有大學文憑比較好,後來我重考上輔大哲學系,也是在被退學這段期間,發現自己對攝影感興趣。

許展榮:感覺藝術學校應該很像電影情節,有很多學生在校園裡劈腿、拉筋、丟球……,結果沒想到,考上後還要繼續讀國英數,真的好累喔!

因為國英數這種科目,不太是我們真正需要的專業,大家都是喜歡表演藝術所以考進專科學校……。坦白說,也沒認真上這些(國英數)課,蹺課、睡覺的都有。

鄭茵聲:因為大家念藝校,就是喜歡術科;不過雖然有不喜歡的科目,頭都洗一半了,還是要咬緊牙關繼續完成。其實不喜歡的東西,未必就要排斥,有時能在裡頭找些樂趣、學一些東西。

許展榮:就像茵聲說的,今年我們拍了一支《老師的經典語錄》搞笑短片,裡面有很多情境:老師自顧自上課、學生打瞌睡……,很多都是當年上課的真實情境。

所以換個方式想,這些不好的經驗,也能轉化為別的能量,讓我們可以拍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人生有時跌倒 反而是轉折點

問:做自己喜歡的事,跟做父母或別人建議做的事,感覺有什麼不同?

許展榮:我覺得最大差別是,別人叫你做的事,不僅沒有成就感,自己也不會願意花那麼多時間投入;但若是自己喜歡的事,即使沒人逼你,再累也會努力去做,而且會感到開心。

張佑維:通常礙於父母期望,我們必須選擇能賺錢的科系或工作,這是活在社會的體制框架下;但現在終於有機會做自己喜歡、想做的事(演藝工作),會更積極些。心態上有很大的轉變。

許展瑞:像我自己是不愛讀書的人,以前在學校英文都考零分。

後來跟我哥(許展榮)一起考上二技,我做了個重大決定:休學,去美國遊學。對我來說,遊學一直是個夢想,可是剛去美國學英文時挫折很深。

那時要依照英文能力分班上課,很多有大學文憑的人成績好、英文也好,剛開始就被分到中級或高級班,只有我被分到基礎班,從KK音標開始學。

可是我發現,以前在學校教的單字,畢業後立刻忘記;但在美國學的單字,卻完全沒忘掉。一個是為考試而讀,另一個是為興趣而讀;如果這是你喜歡的,你會願意把它融入生活中、學以致用,就能學到很多重點。

問:如果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或不是學以致用的話,會覺得浪費時間嗎?

張佑維:我覺得也不太算浪費時間。像我一開始被退學、重考輔大哲學系的期間,才發現自己對攝影感興趣。所以我認為人生有時跌倒,並不算失敗,反而是個轉折點。

鄭茵聲:應該說,每個過渡和經驗,都會吸附在身體內;或許當下覺得很浪費時間,但事後回想,很多寶貴經驗都是在那段期間獲得的。

許展榮:有時我們去學校演講,會聽到學生怨嘆自己的過去,比如選錯科系或學校,當初應該怎樣怎樣……。我們常告訴學生或聽眾,不要再說「悔不當初」或「早知道」,因為改變永遠不嫌晚。

我們也常想,學了這麼多年表演,如果將來不做這行,好像也浪費這幾年。但反過來想,表演科班的訓練讓我們更開朗、更懂得與人互動,其實這都是另一種學習跟收穫。

        人人都渴望舞台 希望被外界看見

問:你們不少人是表演科班出身,學校教的跟實際工作有什麼不同?如何克服這種落差?

許展榮:我們幾個(許展瑞、許展榮、董芷涵、鄭茵聲)是戲曲學院歌仔戲科畢業。

歌仔戲是一種能量很大、情緒飽滿的表演形式,哭就是哭、笑就是笑。因為觀眾年齡層較高,表演方式要很簡潔、不拖泥帶水,基本功要很扎實。我們一開始受歌仔戲影響太深,試鏡、拍片都會被嫌情緒太over,受了不少挫折。

鄭茵聲:因為歌仔戲的表現有些誇大,加上我們受了五、六年的舞台劇訓練,真的很難改過來。可是,演戲的鏡頭語言很需要真實,我們試鏡常被導演「打槍」說太誇張、不真實。那陣子心情超down,覺得自己是不是不適合走表演這條路。

但為了填飽肚子,那陣子我們幾個都在做服務業賺錢。只要有試鏡機會,我們還是會通知彼此,甚至幫對方排戲。像我有試鏡過《我猜》的小臉美女,還有《我愛黑澀會》、廣告跟電影也試過。但真的到目前為止,我們完全沒試鏡成功過。

董芷涵:有次超好笑,朋友跟我說,「這次的試鏡條件是『不要美女』,妳一定會上!」我還想說應該有機會,結果最後還是沒錄取(笑)。

許展榮:一直以來,很多人都認定我們不行(走表演這條路),比如外型不適合、演技不行……,但我的個性是,你愈講我不適合,我愈要證明給你看我行。

許展瑞:其實我認為,每個人都渴望有自己的舞台,希望被外界看見。

當時我在美國,看見YouTube在國外已盛行十多年,很多人會在YouTube上建立自己的頻道,分享彩妝技巧、評論政治,甚至自己做節目、拍網路電影,我覺得這對我們是很重要的機會。

因為試鏡一直沒成功,我們乾脆「自己來」,自己演戲、拍片、剪片,再key上英文字幕後放在YouTube上,讓想學中文的外國人也能看懂影片。

        別用框框限制 試過才知要什麼

問:如何看待網友對你們的評價?怎麼分辨現在做的事情,就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鄭茵聲:我會看評論的內容。有些批評比較沒實質意義,比如有人會說我們「就是想紅」「長得又不怎樣」,但我不會在意。有些批評其實很有建設性,例如有網友會建議:表情自然些更好,或劇情如何安排更佳,下次拍片時就會留意。

許展榮:像剛講的,別人愈認為你不適合,我會愈想證明給他們看;過程中才漸漸發現,表演才是最適合我的一條路。不過多方嘗試也很重要,像我學了攝影、剪接、導演、舞台劇後,才找到自己的興趣。真的不要介意嘗試,即便要花很多時間,都是值得的。

許展瑞:我們常在演講時說,「Follow your heart.」你一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只是當下不承認,或還在尋找。真的要試過才知道想要什麼,而且我們還年輕,有很多時間可以嘗試,不要用框框把自己限制住。

許展榮:其實不用定義「年輕」,也許40歲前都還算年輕,只要你還活著,無論何時都應該為人生嘗試看看。

【文╱陳信佑】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2017大學暨技職入學指南;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2017大學暨技職入學指南


作者相關文章



水中活動有益發展 培養親水性


破解寶寶3%生長曲線的迷思


寶寶並非天生不怕水


只鼓勵不讚美‧不讓稱讚扼殺孩子的能力


不容忽視的孕期產後憂鬱問題


社福大菜ABC 串起一條龍服務


我的,二十年紅茶路(上)—新作《紅茶經》自序


廣設社區照顧據點 服務不同程度失智患者


生態旅遊探索趣!42條路線 重新遊寶島


巴金森氏症居然是腸子搞的鬼?


到府照顧長輩、失能者 協助家務及陪同就醫


世界變動太快 湯馬斯.佛里曼教你暫停、反思


海洋教育從「玩」開始


睏倦無力、皮膚起疹子 可能是體內的濕在作怪!


夏天果蠅麥來亂!輕鬆消滅就一招


長照準備六堂課 讓政府、民間適時支援


工程人才荒vs.文史工作荒 青年棄硬就軟、棄難就易


突然視力模糊、眼球凸出…「眼睛」透露了哪些健康狀況?


Trouble Two、Terrible Three真不是蓋的!


郭台銘「起家厝」翻轉夏普 鐵血富士康變創意樂園

分享至FaceBook

0 comments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Kick things off by filling out the form below.

You must log in to post a comment.